阿噜

何开心总是很开心(六)

何开心×韩沉

中间有链接        走剧情不好笑QAQ  

“早上好!”

“早上好。”韩沉喝了他清晨的第一口咖啡。

自打何开心走之后韩沉的手机就好像永无停歇之日一般从早到晚被他时刻不停的短信狂轰滥炸。

哪怕不能赖在韩沉身边,何开心也要让韩沉时时刻刻记着自己。

其实他敢这么得瑟,也是韩沉放纵出来的。毕竟他发,韩沉就会看。最近黑盾组闲到发慌,韩沉干脆成天抱着手机瘫在座位上,吓得其他人抓耳挠腮的求心理顾问早些回来给他们老大治网瘾。

收到周小篆消息的何开心差点在大马路上平地摔一个狗吃屎,好险好险,他拍拍胸脯平复自己乐开了花的小心脏。

背后跟了他一路的人有些异动,何开心庆幸自己好歹没丢脸给这些人看。

秦队为了当这个王母娘娘可是下了血本啊,不过他们跟了这些天,也快要有收获了。

何开心转身,按计划进了商场。



韩沉窝在座位里无所事事,这几天他实在闲的发慌,思绪只好又飘到数里之外的某个人身上。

他掏出手机,“在忙什么?”

“数不尽的研讨会”

“还有十天。”韩沉安慰他。

“想你”


何开心难得的话少,韩沉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黑盾组最近,是不是有些太安静了?”他拉住过路的冷面,严肃的问。

安静!?是唠叨不够唠叨了还是周小篆不够话痨了?内心风起云涌的冷面认真思索了自家老大必有哲理的发言,深沉问了一句:“扩招?”

“再议。”韩沉挥手让冷面离开,他总感觉要出事。


可能是传说中神奇的第六感,又或许是多年经验的积累,就像女生总能感受到自己男朋友在出轨一样,每个优秀的刑侦工作者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感知犯罪。


而作为精英中的个中翘楚,韩沉如今嗅到的,是一场毁天灭地的暴风雨。


这股不祥的预感时刻拉紧他的神经,更令他烦躁的是他清楚这不安感源自哪里:最近岚市风平浪静的不正常;秦文泷从各地再调了一批警察来,这次竟然还是避着他找的,对此韩沉也无语,他不过谈了个恋爱,现在就连带着黑盾组直接被排除出刑侦骨干了?他一不能冲出去掐着人脖子逼人犯案,二不可能跑去找秦队大喊大叫,韩沉看的开,知道这些只能顺其自然的事儿担心也没用。

所以果然,最让他烦心的......还是何开心。

何开心不对劲。


韩沉也不知道自己脑内响的是犯罪雷达还是捉奸雷达。要是真论起来,这两件事的外在表现是一样的:反常的表现、刻意的闪躲、时常的闪烁其辞......

警报声在脑内狂吼,而韩沉却选择相信何开心的人品和自己的魅力——跟他在一起还有心思出轨,除非何开心疯了。


何开心出事了,但却宁愿让他怀疑也不告诉他。

一个两个都瞒着他,他是有多不可信?

烦。


他把手机关屏扔在办公桌上,犹豫半晌,又拿了起来,“好好开会。”



“秦队!何开心跑了!”



秦文泷千方百计要瞒着韩沉不让他掺合进来,却没想到消息早就被人漏了个底掉。

之前和韩沉一起办过案子的同事知道自己要去岚市,早都特意提前和他打了招呼,保密计划就没开始过。


秦文泷找的人很有意思,韩沉的老同事们全齐了,摆明了是要重启四年前的案子,却还想继续瞒着他。

他顺水推舟,借这个机会赶在他们报到之前把人全约了出来问个清楚。

要知道,这几个警察打心底里都觉得自己对不起韩沉,没人会拒绝他的要求。



四年前,一起让整个警界地动山摇的大案浮出水面。在这个案子初露出冰山一角的时候,上面经过一番精挑细选,就决定派刚从警校毕业的韩沉去卧底。

谁曾想对方的确看上了韩沉,韩沉也是真的打入进去了,却不是作为卧底,是受害人。


韩沉,一个Omega,被敌人绑架囚禁长达数月,这几个词放在一起,任谁都能想到结果。


奇迹偏偏发生了。

当警队都已经放弃了最后的希望停止搜寻时,韩沉却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还有能给某位能撼动警界和心理学界的心理学家定罪的铁证,自己从他们监禁实验样本的基地一瘸一拐走了出来,坚持到医院才彻底昏迷过去。

说来也奇了,韩沉不但活着走了出来,还一反所有人对他Omega身份可能会遭受的各种猜测:和其他Omega遭受的非人待遇不同,他虽然也一身是伤,但身上一丝带性意味的伤害都没有。

韩沉没有受到半点性侵害。


即便如此,为了保密着想,韩沉的这一段履历还是被封存起来,只有少数指挥的人,和他今天请来的这几位本来应该作为后援却疏忽大意害他被抓走的警察知道。



“这次有什么大发现?把人都几乎叫齐了。”地点选在酒吧,最适合套话。

“嗨,当初这案子就没结。没告诉你还不是秦队说怕你有阴影,”一个人立马和盘托出,“我看你们秦队就是个保护欲过强的老母鸡!”

韩沉跟着他们一起笑,“这么多年我没疯也没傻,可以说了吧。”

“想知道什么,跟哥说啊。”另一个人想亲昵的揽住韩沉,被他不动声色闪开了,只能尴尬的拍了拍他肩膀。

“只是最近听说有漏网的人回国了,问问。”韩沉恶心他故作暧昧的态度,转身问另一个人。

“对对对!我记得是有一个跑出了国的,姓何吧好像,这孙子,我跟你讲,当年可气死我了,案子查到他身上我就觉得他有问题,偏偏就是没证据!”

“我俩当时一起找的他,”又有人附和,“这王八蛋一问三不知跟我们玩失忆啊!”

“他有名字,何开心。”韩沉听不得有人言语侮辱何开心。他的人,谁也不准骂!

其他人只当他在警局里被宠坏了,受不了人骂脏话,也都顺着他,“对,何开心。等我们找上门的时候,这位何开心好死不死也住院了,还搞出个什么心因性失忆,问什么都说不记得。又没证据抓他,只能让这小子跑了。”

“我看就是他故意把自己脑子搞坏了好跑路。当初大家都猜他老师肯定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拿出来,估计就在他手上。现在回国,怕是要搞事啊。”

“只有何开心一个?”韩沉又点了杯酒。

“还一个,那个教授的养子,不知道跑哪犄角旮旯里去了,要真有什么杀手锏,准在他们俩手上。”

“这个养子的事,和我讲讲。”



打着一醉解千愁的主意,韩沉没控制自己,多喝了两杯,去停车场的路上连步伐都有些迟缓。

身后有人追上来,“韩组长,何开心是你黑盾组顾问的事你可没和大家说啊,”韩沉记得这个人姓成,是从彭城来的,刚刚就是他一直举止暧昧,“这说不过去吧。”

“你也没说。”韩沉继续向车的方向走。

这位成队长还是嬉皮笑脸的跟着他,“我得给你留面子呀。”

“你喝了酒可不能开车,”他追着韩沉,“我送你。”

“叫了代驾。”

“你一个人又喝醉了,还这么晚,”他凑到韩沉耳边,手想环住他的腰,“可是很危险的哟。”

“啊!”韩沉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掀到在地反剪右手狠狠让他的脸跟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别随便靠近我。”韩沉把他丢在原地,上车去等代驾。





无良代驾欺压醉酒乘客QAQ






“韩神,”何开心老老实实在床的另一边给韩沉揉腰,“要是我不在了,你不能跟别人跑。”

韩沉快睡着了,哪有精神理他,何开心也不敢假公济私捏醒他,韩沉能睡一个好觉他比谁都开心,所以他只是在一旁碎碎念:“不能跟人跑了,我喜欢你这么久论资排辈你也该是我的,不能去喜欢别人,最好喜欢我,不对是只能喜欢我······”

韩沉拢了拢被子,把何开心那边的也一股脑抢了过来,“不跑······”迷糊间他呢喃了一句,毕竟这个才是他认识的何开心啊。




何开心一宿没睡,撑着脑袋沉迷于观看韩沉睡觉,没办法,人生苦短看一眼少一眼啊。

可惜老天爷不识趣,窗外天光破晓,他必须得走了。

韩沉昨天确实累了,睡的比较沉,他蹑手蹑脚下了床,又突然折回去在韩沉脸侧亲吻了一口,小声私语:“说好了的,不和别人跑,”又吻了他的发鬓,“要等我。”



韩沉哪怕浑身再不舒服,还是准时在六点睁开眼。

根据温度可以判断何开心走了有一段时间,痕迹学上看,也不是去买早餐了,回去了么?

他怀疑何开心昨天是故意掐着时间跑来的,今天黑盾组正好放假,他腰酸背痛的,腿还有些无力,反正秦文泷不给他活干,韩沉打算今天先在床上赖他个一个小时。


他忘了一线刑侦人员往往都有神奇的乌鸦嘴特异功能,果然下一秒,电话响了。


要是可以的话秦文泷也不愿意让韩沉来,这太伤人,但除了韩沉,全警队还有谁能做到?

“韩沉,你来局里一趟。”



韩沉腿脚被某个家伙折腾的不方便极了,本来用跳的走楼梯快多了,可惜现在只能老实干等电梯。

虽然韩沉对何开心还是心有不满,但他心情好多了,毕竟秦队那边的麻烦算是结了。

“早上好。”韩沉笑着发出去。

“韩沉,对不起”

“我爱你”


韩沉惊讶于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意外这件事,和他之前想象的画面不同,他只是关了屏幕面色如常的把手机收进口袋里,和往常一样开车去上班,没有车祸,没有意外,他连红灯都没闯。

韩沉只知道,该来的总要来。



————————————————————————

全文无虐放心看


评论(38)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