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何开心总是很开心(五)

何开心×韩沉       毫无存在感的ABO

第一次见面,韩沉确实是字面意义上从天上落下来的。

那时何开心相亲失败刚打开车门准备离开饭店里突然冲出一个人劫了辆车,韩沉追着他从二楼窗口一跃而下,没想到自己的严谨计算被何开心给打乱了:何开心竟然异想天开的伸手去接他?害的两个人抱着滚作一团,嫌犯也跑没了。

韩沉实在着急,抢了何开心手里的车钥匙窜上车,何开心趁车还在发动从另一半也上了车,“你谁啊!”

韩沉掏出警官证一甩,“警察,临时征用你的车。”

“警察你不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字还没出口,韩沉直接把油门踩到死,让他体验了一把全程下落不降速的自由落体版云霄飞车。

“不要!”身边这位警官在闹市的大马路上重温童年的美好记忆明目张胆的玩碰碰车,能不能考虑一下车主的感受,车是租来的啊!“滋”的一声,一个完美的漂移,驾校老师看了都说好,韩沉成功用车别住嫌疑人的去路迫使他刹车,接下来的抓捕就简单的多了:虽然嫌犯身板看起来能抵两个韩沉,还是被他像拎小鸡崽一样逮了出来双手反扣在身后,乖乖趴在车上等接手的人带走,半点不敢乱动。

韩沉走到还在干呕的何开心身边,双臂撑着车门,人靠在车上,“车上有刮蹭,维修费我全包。”

何开心缓了缓,“开这么快,”要不是看在你声音好听我指定骂你,“你要起飞啊!有飞行执照么你?”

“当然有。”韩沉很认真。

行,你厉害。“我要举······”他挺身抬起头为自己找回点气势,这时候韩沉才真正撞进他眼里。激烈的追逐战让他两颊泛红,刘海微微被汗液打湿有些凌乱的贴在额头,形状姣好的唇略微撅起,鼻翼随着呼吸轻微翁动,浓烈的薄荷香气在他每一次呼吸间盛放,“报···你······”剩下理智的只知道机械的张口。

“好。”韩沉冷脸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本本子撕了一页纸,皱着眉眼球移动了一下,忽而浅浅的可能带着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勾了一下嘴角,“笔能借我么?”何开心只感觉全世界都被虚化了,只剩下动作被他人为放慢十倍的眼前人,他慢慢递笔过去,两个人的手指碰在一起,指尖酥麻,一瞬间触电。

“这是我的警号,”韩沉和来善后的人打了声后招呼继续说,“这是私人号码,要赔偿打这个,别打110。”

看何开心还愣在原地,韩沉还是过意不去,毕竟是他强行把人带来吓成这样的,就这样走了不大礼貌。

“黑盾组,韩沉。”他伸出手,“何开心。”何开心·定定神,尽力克制自己拿着电话号码傻笑的冲动冷静握手。

在何开心还在抱着号码在床上打滚纠结的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的时候,韩沉主动找上门来了。

在遇到韩沉之前,何开心以为自己应该是有信息素过敏的毛病,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的信息素味道他都没感觉,被熏久了甚至还有些反胃,所以自己一直控制的很好,对公众场合乱放信息素的人的厌恶也从来是摆在脸上,也因此周围不熟的都默认他是个Omega,何开心懒得像一些alpha一样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性别,也就随意让他们去了。谁知道居然有傻子见色起意,趁诊疗室里只有两个人的机会用alpha信息素诱使他发情趁火打劫。

何开心最恶心这种人,在准备用信息素反压回去教他做人的时候,那股成天在脑子里影响他工作的薄荷味突然间以压倒一切的气势遮天蔽日般盖过来,吓的那个原本气焰嚣张的家伙没站稳一屁股栽在地上。韩沉大步走来,看见他那一瞬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又见面了,”他收敛了信息素,“抱歉。”

“唠叨,这个送到派出所去,告他性骚扰。”韩沉问他对这个处理有没有意见,何开心连忙点头,思索一下又疯狂摇头,“都听你的。”怕还有误会,何开心赶紧补上。

那时候何开心就下定决心,不管韩沉是什么性别,哪怕是个外星人,他也要把他领回家去!

可是这次韩神是真的生气了吧,何开心边收行李边默默想,还可能是哄不好那种。

今天早上韩沉一定要拉他坐同一辆车来,两个人当时是同时踩点到的黑盾组,秦文泷估计在组里等了他们有一会,看见他们一起进来眉头拧成了天津大麻花。

“何开心,你跟我来一下。”    

“他不去。”韩沉臭着张脸出言拦他,“秦队长有事直说,手上案子比较急赶时间。”

“韩沉,”何开心不由得感叹差别待遇,自己一个字没吭秦队照样一脸他欠了几千万的样子,韩沉都怼上脸了秦队眼里还带着慈爱,“那我就在这里说了,临市递交了申请想学习我们市用犯罪心理学协助调查的先进经验。何开心,从明天起你去临市帮助学习,为期一个月,下午的火车票,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吧。”

看样子何开心猜估计是没有今天早上的火车,要不然自己行李都别想收。

“何开心,”韩沉叫他,“你不用听他的。你不是警队的正式成员,这不是你的义务。”

眼看两个人大有再斗个三百回合的架势,何开心咬咬牙:“我去。”

“何!开!心!”在韩神发飙边缘游走的何开心果断自己一个猛虎下山跳出圈,又赶在火山喷发之前飞快溜回家。

一直没怎么用过的小行李箱,何开心居然还发现了小惊喜:箱子里有一件白色衬衣,和韩沉习惯穿的款式截然不同,但是何开心确定无误这是韩沉的,它从里到外都浸着韩沉的薄荷清凉。

我什么时候都变态到偷韩神衣服了?何开心记不起来。但他还是带上了,毕竟要是韩沉真决定不理他,他还能靠这件衬衫续几天命。

分开不到两个小时,何开心想韩沉了。

“我要看卷宗。”韩沉站在局长办公室里和秦队对垒。

“不行!光凭你和何开心的关系就不能给你看。”

“可当初我是这起案子的主要调查警官之一,不是么?”韩沉看着秦文泷一秒皱起的眉头挑起嘴角,“我又不傻。”

“三年前那起案子我是核心证人,”韩沉继续说,“如果何开心和它真的有关,你们就是严重违规。所以······”

秦文泷拿韩沉没办法,只能翻出一份档案给他,“案卷大部分封存了,能公开的只有这些。”

“可是这里面的大部分证据基本由我口述,”韩沉随手翻了翻,“其他我看不到任何能联系到何开心的地方,如果真的只有这个,你们因为什么怀疑他?专业?”

“你该不会以为何开心只不过是被牵连的小鱼小虾,是我和秦队草木皆兵才这么针对他?”局长喝了口茶,“你自己想想,舍得豁出去拿你做诱饵,就为了钓条小虾米,我们蠢么?”

“他可是那个人最喜欢的学生,货真价实的得意门生。”局长慢悠悠的说,“要不是当初那个人清理了身边所有人的记忆,又安排人匆忙送他出国留学,只怕你的何开心早在监狱里跟人合唱铁窗泪了。”

不可能。这是韩沉出于纯专业的角度给自己下的判断。他们两个才交往没错,但是何开心在他身边晃悠了快一年,要他相信何开心是那群冷血怪物中的一个?笑话!

韩沉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比起抓人做实验,韩沉觉得何开心更可能会选择去自爆。毕竟这一年里他做过最过分的事也不过是差点把自己送进去,进的还不是监狱,就是个看守所。



临近下班,专机没响!黑盾组全员乐呵呵收拾东西赶紧跑路,这可是难得不用加班的好日子!

“韩沉。”韩沉手机却忽然响了,平时打他私人电话的不多,这次更稀奇,来电显示居然是分局派出所?

“这里是派出所,有一个名叫何开心的人自称自己是心理咨询师,请问您认识么?”

“认识,”何开心?何开心昨天跟他吵了几句,今天就说自己病了不来,病假他也批了,还能有什么?

果然会出事,韩沉口气不经意间重了几分,“他怎么了?”

“他、他赖在我们派出所不走了!”对面小哥忽然慌了,“有人打群架,我们把他带回来调查没问题打算放人,谁知道他赖上我们了!麻烦来接一下人!”接着是一阵杂音,听起来应该是有人在抢话筒,“喂,韩沉?”

“我要你亲自来接我!不然我不走了呆在这里,把我自己关起来!”何开心在电话那头大喊,声音不太对劲。

“你喝酒了。”韩沉声音里带着怒气。

“就喝了几口,真的,半杯都不到,还是啤的呢······”何开心声音渐渐小到听不见,气势肉眼可见的降到了底。

“等着。”韩沉掐断了通话。

“我来接何开心。”民警带他进了一间审讯室。

“何开心,走了。”打开门,何开心就坐在椅子上一双手叠在桌面,脑袋压在手臂上,歪头看他。韩沉念着这件事不能怪何开心,的确是警察处理的有问题,打算干脆请他吃晚饭算了。

没想到何开心不依不饶,“我不走。”

“你就是投诉也要等到明天早上,不要在这里干扰别人工作。”

“我不投诉,”何开心眨眨眼,“你坐在这里听我说完,我马上就走。”

何开心清清嗓子,“我没打架,我就是出去散心在小摊上遇上打架的,上去劝了两句而已。酒也没喝多少,你要是不喜欢我喝酒,以后去酒吧我都只点橙汁。”

“他们说过了,走——”“我还没说完!”何开心被自己吓到,死咬嘴唇低着头不敢看韩沉。

“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所以想赶我走?”

“你自己觉得呢?”想赶他走没错,但是为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飙十分钟车跑过来接人,他韩沉还没那么贱。

“局里说的那些都是假的!我和那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他们乱传的,你可以查我手机、查聊天记录,除了我的病人其他人我都很彻底的拒绝了,病人不能受刺激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和他们暧昧过!”何开心情绪很激动,几乎声嘶力竭,“其他人怎么看我不管,但是你,求求你,韩沉,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抓犯人也要有证据!我——”我只喜欢你啊,韩沉。

“我对你的私生活不感兴趣。”韩沉打断了他。今天真是刷新了他对自己耐心的预估程度,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坐在这听下去。

“那就是因为、因为我喜欢你这件事,对吧?可是,”何开心嗓子哽咽着,一句话说了三四遍才成功,“可是我改不了,我也不想改,”他吸了吸鼻子,“但是如果我不露出来你会不会感觉好一点?以后我在黑盾组好好干,也不去烦你,是不是会好一些?”何开心急不可耐的问他。

所以这个人压根没好好听他说话,“我说了,我对你的私生活不感兴趣,我只针对你的专业和个人素养。”

“我质疑犯罪心理学在破案中能起到的作用,毕竟犯罪心理能给出的只有猜测和推论,在实际应用中往往不如最基础的刑侦手段有效,失误还极有可能扰乱甚至误导侦察方向。我反对犯罪心理与你无关。但是,”韩沉话锋一转,“排斥你,首先是因为一开始我就不同意心理学家加入黑盾组。其次,是因为你不是警队的正式成员。”

“你没上过警校,也没有当过警察,这意味着你没有专业经验,如果遇上突发情况,你怎么做?你身体素质差,跑不过也打不赢,要是有罪犯报复,你又能怎么办?我们面对的是最危险、最极端的罪犯,每一个人都做好了也必须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但是你没有义务去这么做。出事的话,你,还有你家属往后怎么办?我又该怎么交代?”

“你自己想想吧,”韩沉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别占着人家审讯室。”

“韩神,”何开心想从背后抱住他,被他挡了回去之后小心翼翼的问:“我可能要喜欢你一辈子了,你没意见吧?”



韩沉扭扭脖子,把何开心丢出脑外。他正在看的文件里,何开心只出现在少数几个人的口供里,这年头口供不算直接证据,这几张他从秦文泷办公室里摸出来的纸如果送到检察院去,一准会被立刻打回,想都不带想的。

问题是站在警察的角度看,何开心确实可疑。提到他的人大多数是比较核心的成员,摆明了都是打着供出何开心换取减刑的主意。这说明至少在他们眼里,何开心是条极有价值的大鱼。

虽然做最后调查时韩沉还躺在医院里,但他和当时其他调查员的关系还不错,或许他是时候找几位老同事聚一聚了。

韩沉在闭目养神,手机又一次震了起来,他一看,果然全是何开心发的。

“韩神,我下火车了”

“我要出站了,你说我是打车还是坐公交呢?”肯定会有人来接的。

“他们派了人接我,不能选了”

“下车我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你可以跳下去。

“我先迈的左脚”

“他们帮我在旅馆暂时租了一间房,有空调有热水”

“我去拿房卡了”

“前台长得挺好看的”你可以不用回来了。韩沉准备关手机,何开心又发了条微信过来,他看看下面三四十条的未读,继续往下翻。

“是个很温柔的阿姨”你死定了何开心。

“我错了,对不起【哭】【哭】【哭】”

·

·

·

何开心重复了很多条,韩沉直接快速往下刷。

“我饿了,但是又想洗个澡”

“我应该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他等了十分钟以后才发下一条:

“警局想请我吃饭,我拒绝了,是不是很棒?”

“我问他们这里有什么特产,等我看看有没有你会感兴趣的,带回去送给你”

“我好饿啊,应不应该去吃饭?”

“听说这里的牛肉很好吃,如果我要去吃饭的话应不应该去尝一下?”

“你要记得吃饭”

韩沉看了一眼,算起来距离何开心说肚子饿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这时候倒知道听他的话了。

“先去吃饭。”

“韩神!”

“好!!!”

韩沉想了想,又打字:

“牛肉确实不错。”

“有点晚,出门记得注意安全。”

“好的!!!”

“等等,韩神你吃过饭了么?”

“我不饿。”

“不能不饿!我等你,我们一起吃”

“我点了。”

“那我也点菜了,在店里白坐了大半天店主都要赶人啦【贱笑】”

何开心发了一张图片过来,是临市出名的牛肉。

给食物拍照,好蠢。

韩沉压抑不了眼中嘴角的笑意,也学着周围吃饭的小情侣拍了张照片发回去。

“韩神你要好好吃饭哦”

“你吃好一点。”

两条消息几乎同时发出,韩沉大概快了那么零点几秒,消息在上面。

“等你回来,我找秦队给你报销。”

“食宿费全包,别忘了要小票。”

——————————————————————————
这章本来应该是第三章的内容_(:з」∠)_我太能拖剧情了
原定七章完结看来要变长
对唔起_(:з」∠)_

评论(22)

热度(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