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七年(上)

何开心×韩沉

韩沉常常来这家咖啡厅。

当然,作为一个只有周末才能离开学校的警校生,他的常常指的是一周一次。

他每次来都坐在同一个位置,点同一杯咖啡,咖啡由同一个人制作,再由同一个侍应生送过来,每周如此。

咖啡厅的经营高峰在下午。这附近被许多大学所环绕,而这些大学的女孩子无论远近,只要有空都会来这里点一杯,坐一会。这并不是因为这家咖啡厅的甜点饮料有多惊为天人,惊为天人的是他家的侍应生。

侍应生也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他一周在这里打四天工,平时从中午十一点做到下午两点,周末没课却只肯干到一点半,无论店主在怎么劝他依旧雷打不动,一分钟不多做。

又来了一批女客人,她们总是活力四射叽叽喳喳的,点完单还要拉着侍应生聊生活中遇到的各种事。据说侍应生是学心理的,每次分析感情问题往往都是一针见血。

大家都说侍应生除了不能帮她们追总坐在窗边的大帅哥外,什么情感问题都能解决。

没错,每周定时定点出现的韩沉也是咖啡厅的最大卖点之一,只是他和侍应生一样,永远不接受任何人的告白,听说连几个校花都失败了。

每到女生们开始议论韩沉的时候,侍应生都会离开,默默给他端上一份很有可能不会被吃掉的甜点,然后接着迎来送往,再无交集。

每周六到了一点半,侍应生送了客人离开以后把韩沉纹丝未动的糕点打包装好,再去后厨换衣服。

之后,韩沉也差不多该离开了,他收一收桌上堆放的文件档案,背起背包去后门等人。

哎呀,忘了说了,韩沉每周都来同一个地方,是为了等同一个人。

“我们今天去哪?”

“感觉能去的都去过了……你想看电影么?不如先去吃饭好了,为了等你一起吃我中午都特地饿着呢。”何开心的肚子很应景的叫了起来。

“先等一下。”韩沉和他躲在无人的小巷里肆无忌惮的拥抱亲吻,谈着一段不能见光的恋爱,他们甚至不敢在有光的地方稍微亲昵一点,只有在这些阴暗无人的偏角里才拥有一丝放纵的自由。

韩沉喜欢吃薄荷糖,亲起来香甜清凉,是何开心尝过的任何甜点都无法复制的美好。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他一周只能看到,闻到,触碰到一次。

要问何开心最恨什么,警校制度绝对首当其冲。

韩沉和何开心在缠绵的拥吻,空空的肚子却很不给这对爱情鸟面子,竟然在同一时间发出了对世道不公的痛诉。

“哈哈哈哈哈哈哈!”韩沉第一个破功,捂着嘴笑了出来。

“你都不想我!”何开心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这种时候你都只想着吃饭……”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和韩沉笑成了一团。

为了这每周一次的珍贵机会,何开心每次都会制定详尽细致的约会计划,虽然都不太靠谱……

去电影院,特意选了刑侦类电影一起看,谁知道出来以后一整天都在听韩沉吐槽电影有多么多么不科学,犯了多少低级错误,逻辑有多不通顺……但是脱下高冷的面具开启吐槽模式的韩沉可爱到令人发指,算成功吧。

去公园,第一次天太晒,他直接中暑了,韩沉照顾他一整天,幸福,不过辛苦了韩沉。

第二次,划船游湖,他全程划水一艘船全靠韩沉驱动,韩沉在湖中心和他讨要奖励,他们在湖光山色间相拥接吻,非常成功。

第三次两个人干脆赖在路边的冷饮店喝了一天汽水,韩沉和他讲平时训练的辛苦,他告诉韩沉自己每天的生活,最后他们躲在湖边的柳树下,手牵着手,坐在长椅上聊毕业以后的日子……

所以综上所述,他这个爱情大师制定计划还是非常成功的。

他们也去过游乐场。从大摆锤下来的时候,何开心和垃圾桶难舍难分,几乎快把胆汁吐出来了,转头看去给他买水的韩沉却是面不改色,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他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何开心拉着韩沉又去排了过山车的队。

过山车上何开心压着恐惧强逼自己睁开眼,果然!韩沉连大气都没喘,神态悠闲的像在做小火车!全程唯一一次开口是过山车要停的时候,“停了?”意犹未尽里还带着点委屈。

“我们打个商量,”何开心义正言辞,“园里还有个更大的过山车,我们可以再去做一次那个,”韩沉眼里有小火花迸发,快被可爱死的何开心坚守住了底线,“不过到了过山车上你要礼节性的叫一声才行。”

“你这样做,让过山车很尴尬啊。”何开心语重心长。

韩沉临下过山车之前勉为其难虚伪的小声喊了一句,算是给过山车一个面子了。

“你很少来游乐园?”何开心看韩沉像是对这些都很感兴趣的样子。

“没人会想带我来游乐园。”

也是……韩沉这个人一看就不会喜欢游乐园这种小儿科的地方啊,何开心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很高兴,”韩沉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里还挺有意思的。”

可是你那副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何开心腹诽,不过心情还是瞬间上升了几十个百分点。

在韩沉注意到气枪的那一瞬间,何开心已经在心里给店家点好了蜡。

韩沉拿起枪先试试手感,接下来老板的脸都吓绿了:弹无虚发。

得亏何开心怕两个人从此被拉黑制止了韩沉把所有娃娃都带走的恐怖行为,挑了几个想要的大娃娃以后见好就收。韩沉听话的放下枪,老板刚松了口气——“老板,你这枪改造过,改造范围已经违反了枪支管制的规定——”

“老板这次放过你你以后要改啊!”何开心边喊边拽着韩沉跑路,再不走这店家也太惨了。

他们在路边小丑的相机里留住了一个瞬间,照片里两个人十指相扣紧紧依偎在一起,韩沉手上抱了个超大的大粉兔子,肩上挂着猴子玩偶,何开心抱着一个大型的棕色仓鼠,两个人脚边还簇拥着着四五个抱不下的小玩偶,左边是韩沉喜欢的巨型过山车,正后方是何开心盼了一天的终极目标:摩天轮。

这张照片一共洗了三份,何开心把其中一张迫不及待的贴到了游乐园的照片墙上,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把幸福展示给全世界观赏。
他还要了一个电子备份存到了手机里。

传说恋人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话就会一生相爱,那他和韩沉从半空一直亲到最高点,他们两个是不是可以永生永世在一起?

又是一年元宵,广场申报了大型活动,韩沉在本地被警校借调去维护秩序。

“你在哪里?”韩沉手机振了一下。

“在广场执勤。”他立刻回了一条消息。

“吃汤圆了么?”

“中午和大家一起吃的豆沙,你呢?什么馅的?”

“想你了〔害羞〕〔害羞〕,吃不下”

“什么时候结束啊?我想听你的声音”

“半个小时以后,我找你。”

“好!等你〔亲亲〕”

把手机放回兜里,他瞪了一圈周围偷笑的队友,“认真点!”


韩沉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喂,开心?”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阴影里有人在悄悄靠近,何开心猛地一下从背后把韩沉抱了个满怀,“你警惕心变低了。”他笑着说。

“是你又变笨了,”韩沉对着他晃了晃手机,“听得见。”

“你太聪明了,不好玩。”何开心语气依旧得意,“不过你会到这里来打电话这件事我猜对了,还是很厉害。”

“怎么今天就来了?从家里逃出来的?”韩沉从何开心怀里挣出来,挑眉看着他。

“才没有,在家反正没人管我就自己先走了,我爸妈都忙着工作,我家这种为了赚钱都很忙的。”作为心理系高材生,他相信没露出半点不正常。何开心又抱住韩沉转移话题,“我都想死你了…”

何开心对面部表情的控制确实厉害,韩沉不由感叹,要不是这次他估计逃出来的太急连衣服牌子都没看穿上就跑的话,自己真的会相信何开心。

“坐火车来的,晚饭还没吃?”

何开心啪叽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全对!”

韩沉怕他饿坏了,想想这么晚也只有吃路边摊,就领着他往小巷子里走,何开心拉住了他,“你不吃路边摊的。”,“你吃就好,晚饭我吃过了。”

何开心照着菜单点了份最便宜的,还愣把价格砍低了两块钱。

“你这个小孩穿的这么好,人还这么扣,”老板义愤填膺的,“警察同志,你看看这种人就不能交!”

韩沉憋着笑,“诶”了一声,何开心这才发现自己随手拿的衣服太好了!

怎么办,要露馅了!他埋头吃面不敢看韩沉。

韩沉偷偷笑了,还是帮他装下去,“你这几天住哪里?现在宿舍还没开门吧。”

“嗯,”他吞下一口面,“可能要住宾馆了。”不过接下来就得天天吃泡面了

“那不是又要餐餐吃泡面?”韩沉皱了眉瞪他,“太不健康了。”

他想了想,犹豫了一会,“要不……你住我家吧。”

“咳!咳咳!”何开心被面给噎着了,韩沉给他拍背,“拍、拍死了!”

老板暗暗给韩沉竖了个大拇指,人民警察,为民除害。

何开心本来只是呛着了,结果给韩沉这么一拍,生生缓了一两分钟才好,“叔、叔叔阿姨不在家?”

“我爸妈不常回来,阿姨也回家过年了,”他舔了一下嘴唇,“家里,就我一个人。”

“啊,那、那好啊,”何开心咽了口口水,“到家我给你煮汤圆吃。”

到小区门口,何开心问韩沉口渴不渴,他去便利店给他买水,韩沉也就装傻答应了,何开心回来的时候除了手上拿了矿泉水以外口袋里微鼓的装了些东西。

都是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两个人躺在一起可能发生什么略微都明白,既然说好以后都要一起过的话,该做的总要做……韩沉脑子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偶尔他和何开心脱光了抱在一起的画面就窜出来,激的他向前的步伐又快又急,匆忙里带着点雀跃,何开心要跑上几步才赶上他。

“你会煮汤圆么?”万事食为首,韩沉准备先把别的抛到脑后去。

“不会。”何开心很坦诚。

“查吧。”韩沉一如既往的行动派。

最后煮出来的汤圆好不好吃他们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对方手忙脚乱,连开火都研究了好一会的样子。

韩沉没提,何开心也不问为什么他不住客房这件事,彼此心照不宣,提着包跟他进了主卧,“你带了睡衣么?”

“没带。”开玩笑,这时候带了也要说没带好不好。

“那,”韩沉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件丢给他,“穿这件吧。”韩沉自己拿了一条睡袍到卫生间去了,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何开心的心脏快跳出了胸腔。

韩沉拿着条浴巾胡乱擦干头发,湿发上的水滴滴落在精致的锁骨,顺着华丽的线条一路流向看不见的深处……

何开心口渴了。

和何开心躺在床上,韩沉也没有客套的要去再多拿一床被子,他不知道何开心把东西藏哪了,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两个人就安安静静的背靠着背,相接触的皮肤热的发烫,闭着眼,有电流从背部流向全身让人手脚发麻。

何开心睡不着,听着韩沉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下来之后轻轻支起身,借月光看他的睡颜,他突然俯下头,身下的人瞬间绷紧了全身,何开心笑了,在他侧脸亲了一口,韩沉起身靠近面对着他睁开眼,眼神清明。

何开心把他压回枕头上,“我能对你做什么?”他把脸贴近,两个人顶着鼻尖,“把你吓成这样?”

韩沉搂着他的脖子让他压近,两个人唇舌交缠。

最后韩沉喘气躺倒在床,何开心压在他身上,大拇指来回情色的摩擦他的下唇,盯着他的眼睛发亮,像窗外的明月,韩沉呼吸更急促了,他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手指,何开心却收回了手,帮他把被弄乱的睡袍领口整理了,捏好被角,“这次真的要睡了。”何开心亲啄了一口韩沉嘴角的痣。

韩沉悄悄睁开眼,何开心果然还是睡不着,韩沉用小腿蹭他,“抱着睡?”何开心听了,立刻化身八爪鱼用四肢死死缠住他,挣也挣不开。

难怪。韩沉才记起来自己第二天是有训练的,难怪何开心昨天缩回去了。他轻手轻脚把自己从何开心怀里脱出来,准备先回学校了。

门外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韩沉赶忙摇起了何开心,“我爸妈回来了!”

嗯?何开心喜欢睡懒觉,却被他一句话吓醒了,捉奸在床啊!

“那怎么办!要不你装作没回家吧,把门反锁上?”

“门口还摆着鞋呢!”韩沉想到了什么,冲过去拉开衣柜,“你先躲进去!我来应付!”

“等等!”何开心拉住他,“换件衣服。”都怪他昨天太得瑟了,他有点愧疚的看着韩沉睡袍挡不住的胸口和锁骨上他留下的青青紫紫的痕迹。

“爸,妈。”韩沉迎出去。

韩母欣慰的看着他,“小沉长大了,终于知道冬天要穿厚衣服了。”她和韩父说,“还是高领的,总算会照顾自己了。”

“诶,小沉,你朋友呢?不是带了同学回家么?”韩沉心里一跳,门口放了两双鞋!

“还、还没醒,”韩沉难得结巴,“我去叫他!”

“不用……”她还没说完韩沉就飞一般的跑走了,“你说这孩子,急什么呢?”

“韩沉,我们得赶紧出去!”何开心非常急躁,“我把那些落在厨房了!”

他们跑出来的时候,韩母正往厨房走,她多年不下厨,但是小沉第一次带朋友回家还是不能慢待了人家。

“妈!”韩沉叫住他,把何开心往厨房推,“你们难得回来一次,我给你们做早饭吃。尽孝。”

“可是你不会做饭啊。”何开心和他咬耳朵。

“所以你做,”韩沉非常果断,“你不是学会了煮汤圆么?”

两个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一个不注意有东西咻的一声恰好飞出去落在来看他们的韩母脚边,韩沉跑过去想藏,韩母却先捡了起来,“护手霜?”

“小沉都会擦护手霜了!”韩母吃了一惊,“开心,看来这都要多谢你!你把小沉照顾的很好,他以前都不听我的呢。”

何开心心虚的笑了笑,您要是知道我把韩沉“照顾”的有多好,估计得弄死我。

————————————————————————————
舍不得虐另一篇,单独开一篇来虐✪ω✪

评论(18)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