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何开心总是很开心(四)

何开心×韩沉
完全没有存在感的ABO  

何开心是在咖啡厅里找到韩沉的。

他坐在窗边,身体慵懒的依靠着椅背,头微仰眼睛却低垂下无神望着窗外穿梭的车流,而目光任车辆往来不曾移动,像一潭死水,莫名寂寞。

何开心没见过,也不愿看见这样的韩沉。他拉开椅子坐下,韩沉不理他,直到何开心把他手里咖啡抢走才转过头来。

“你又不吃饭。”何开心埋怨他。

韩沉胃不好嘴又挑,警察工作也忙,常常没空好好吃饭,换了其他人可能选择凑合一下,他却宁愿不吃。日子长了,胃病越来越严重。

何开心来了黑盾组以后每次韩沉加班到夜里,他就开车大老远到餐厅里买韩沉愿意吃的打包带过来盯着他吃完再离开,再后来他整天想方设法的怎么能让韩沉多吃两口,再多吃两口,投喂韩神成了他的爱好兴趣和习惯。

在一起以后何开心倒硬气了,刚刚他都说不想吃了何开心还敢自己做主点一大堆摆他面前,大有吃不完不放过他的气势,他还能怎么办?韩沉暗暗叹气,还不都是自己宠的。

韩沉偶尔感觉自己真的不懂何开心,比如现在,看人吃饭都能傻乐成这样他家alpha是不是傻了?在线等,不算急。

何开心只知道自己像一颗种子,韩沉看一眼就能发芽,搭理一下就能开花,开了花就想交配。

“韩神,”何开心觉得自己试探的很巧妙,“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韩沉不可置否。

“谁惹你不高兴了?”虽然知道十有八九凶手就是自己,何开心还是想挣扎一下。他最近也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吧?让闭嘴就闭嘴,叫训练二话不说跑去训练,韩沉不让他碰他晚上就乖乖盖棉被纯聊天,摸个小手都胆颤心惊,禁欲快一个月了都;怎么算他现在也是个二十四孝好老公。

“你做心理咨询师的时候水平也这么差么?”何开心被他吓得乖乖缩回座位上,双腿紧闭腰腹挺直坐的端端正正等领导指示。

何开心,还真是人如其名,本来故意想给他气受,结果还是没能下决心,“不过是案子的事。”

算了,韩沉看见他就想笑,估计也晾不了他多久,“去结账。”

别看何开心平日里对生活条件要求高,人却是极其抠门,房子车子全是租的一点不敢弄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经济实惠,攒下一笔不小的存款,但是自从他认识韩沉以后每天抓耳挠腮恨不得把这些年的存款全花给韩沉,可偏偏韩沉自己也是有钱人,和他在钱上从来算的一清二楚,宁愿自己多出也不花何开心一分钱,但是,现在,韩沉,叫自己,去付钱!

这么多天何开心终于感觉自己和韩沉除了躺一张床上睡觉以外有了实质性进展,没准过几天就直接结婚了!

韩沉看着何开心傻笑,眼里满是促狭,虽然自己看不得何开心像条丧家之犬似的难过,从别的地方整整他总是可以的。


何开心很开心。韩沉让他帮黑盾组其他人叫外卖让他们帮忙结案,因为韩神要和他单独出去!单独!交往近一个月,这还是他第一次和韩沉约会,就是约会地点……有点不太对?

听韩沉报出的地名,何开心懵了,“去商场干嘛?”可惜他没出息的很,韩沉只不过笑眯眯的掐了一下他脸颊他就缴械投降了。

“去给你买衣服。”韩沉很开心,开心到连带着八百米滤镜的何开心都觉得,有阴谋。

“这件好看么?”韩沉问他。

“好……看……”何开心一只手死死抓着银行卡,另一只手上提着七八个袋子,看袋子上的logo,清一色的名牌。他现在只想捧着自己的银行卡躲到角落里痛痛快快哭一场祭奠他逝去的银行存款,要是再买下去他真的就彻底破产了!天知道韩神解压的方式是疯狂花钱购物啊,必须阻止他损害人民公仆形象的骄奢淫逸行为!

韩沉笑着喊他:“去试试。”

“……好。”我这被美色迷惑无能为力的一生啊!何开心欲哭无泪。

“还可以,”韩沉认真点点头,右手一伸,何开心都没敢犹豫飞速递上银行卡,韩沉爽快一刷后抬脚往外走,动作行云流水,何开心在背后拎了袋子连忙追上去。

他拎着大包小包手忙脚乱的样子把韩沉逗笑了,“还继续么?”

何开心咬咬牙,心一沉,语气犹如壮士断腕,“继续!”

——————————————————————

“我去你找的这个可比萧妍厉害多了,”方格沉重拍拍何开心的肩,“兄弟,辛苦了!”

何开心卡几乎被刷爆,为了维持生活他又一次向三位死党伸出了魔爪,“这个月没钱了,你们看着先借我点吧。”何开心式可怜巴巴.jpg

“我们都以为你现在迎娶了白富美,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呢,没想到还得向兄弟借钱。”方格一边嘲笑他一边掏钱包,把最后几张红的给了何开心。

“说什么呢?”何开心瞪他,“韩神是高富帅!”

马三顺无语了,感情您老在意的是这个,“诶,你说这白富美…”“高富帅!”“高富帅高富帅,这高富帅会不会是知道你初恋的事儿,才这么整你的?”

“怎么可能,”何开心想想都觉得绝对不可能,“我都不记得的事,韩神从哪里知道?”

“不过这个思路很有参考价值,肯定是又有烂桃花找上门韩沉才生我气的。”何开心挖空了心思也没想出来他最近又干了什么,难道真的是案子让他不开心么?

“初恋什么事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萧妍的八卦基因被激活了,“那哪算什么初恋啊,”方格看何开心没意见,就全告诉了她,“开心单恋三四年,人家估计连他面都没见过,后来估计是被人家知道了,不知道怎么骂了他一顿,活生生把我们开心痛苦到失忆还跑出了国。”

其实当初何开心怎么都要回国,有一部分就是为了找到这个死党口中被他遗忘的“初恋”。在国外这几年他对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趣,就算有过恋情也是无疾而终,他想看看这个让他痴迷到忽视弱水三千的人到底什么样,可偏偏在他找到之前,天上掉下来一个韩神仙,自此他满心满眼都只装的下一个韩沉,哪里还有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

“你说要是你家韩神知道你现在帮他用的犯罪心理就是为了初恋学的,你们俩是不是肯定凉了?”

“我们俩凉不凉不知道,你肯定先凉!”何开心目露凶光,“认真的,以后要是遇到韩神你们乱说话的话,这么多年朋友真没法做了。”

“放心,我们有分寸。”马三顺福至心灵,“你家高富帅不会是家道中落才忽然这么恐怖吧?”

“我倒是希望韩神家道中落,以后都靠我养他就太好了,”何开心挠挠头,“你们不知道,他说明天就把钱全部还我,一分都不差我的。”

“那不正好么?你拿回你的钱,你男神还是那个完美无缺的男神,皆大欢喜。”方格一把想把钱抢回来,奈何何开心死死拽着,他怕扯破了终究没有得逞。

“可是,”何开心撅嘴,“我就想让他花我的钱呀。”

三个人异口同声:“贱!”

————————————————————————

从商场出来已经将近九点了,何开心被他挂成了个圣诞老人,抓着大包小包摇摇晃晃的走过来,韩沉一件件从他身上把东西接过来,何开心委屈的眼巴巴望着他,“今天花的钱我过几天打还回你卡上,”他趁机揉乱何开心的刘海,“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就给他任性一次的机会。

韩沉不想一直忍着一口气到不可挽回的爆发,成为伤害两个人的最锋利的匕首。现在、未来的一切不满都发泄在今天,剩下的,等一切尘埃落定再结算吧。

我既然喜欢你,就不会亏待你。何开心,别让我失望。


车里很安静,何开心不敢开口找话,生怕随意一句话触了韩沉的雷区惹他不高兴,却没想到先开口的是韩沉。

“何开心,”韩沉有一点迟疑,这点犹豫小到除了何开心没人能察觉的地步,“明天如果秦队找你,你别理他,让他直接来找我就对了。”

何开心好像猜到了什么,“秦队…是不是知道了?”

“嗯。”韩沉扭头看窗外,只看见漆黑一片,简单一声当做回应,却不说问题是什么。

何开心整个人像沉进了湖底,快要溺毙,“所以你今天是因为……”

“不是。”韩沉回答的很快也很果断,“我从来都不怕这些,”他盖住何开心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结果被何开心反着抓住逼韩沉和自己十指相扣,“你也没必要怕。”

——————————————————————

午休时间,黑盾组其他人早早狂奔向食堂,韩沉却不急,食堂阿姨总会给他开小灶留下他爱吃的菜的;除了他以外也就只有何开心凭着一副乖乖仔的好相貌骗到了这个特权,所以中午向来是他们两个留到最后才慢慢悠悠的走去食堂。

两个人走路一向是何开心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他就爱看韩沉的背影,衣裤贴心的把韩沉从腰到臀再到大长腿的美好线条一览无余的勾画出来,说不出的性感。

何开心拉了拉韩沉的衣袖,快步走到他身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闷声说:“我后悔了,应该一早就公开的。”

韩沉好奇的转头,何开心在他耳边小声嘟囔:“我想亲你。”

确认周围应该没人,韩沉亲了他额头,“那就亲啊。”说罢放任何开心把他摁在墙上拥吻。

谁成想这时候从一扇打开的门里探出一小张脸,秦队!韩沉把何开心拉开,“你先去食堂,”秦队的脑袋果然又缩回门里了,“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事,一会再去。”

打发走了何开心,韩沉带着坏笑去找秦队。秦文泷比他稍大几岁,待他像亲哥哥一样,韩沉也只有在他面前才有几分过去娇纵跋扈的小公子神采。

出乎他意料,秦文泷竟然很生气。

“你和何开心!”韩沉还以为秦文泷会打趣他几句,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却是质问。

“不是你让我赶紧找个人谈恋爱的么?”韩沉感觉他莫名其妙的。

“全警局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追你的人从大门口能排到检察院,为什么非得是这个何开心!”

“因为那些流言?那都不是真的,我自己有判断能力。”他很难相信秦文泷是一个轻信流言的人。

“事出必有因,总不会是空穴来风!”看韩沉是动了真心,秦队了解他,想让韩沉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意识到这一点,他近乎落荒而逃般迅速离开了。

在亲近的长辈面前韩沉难免有些孩子气,他在原地站了一段时间,还是决定追着秦文泷辩个清楚,跟着秦队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口,倒是见到了千载难逢的事。

秦文泷发飙了,韩沉在他手底下这么多年,知道这位秦队是警务系统出了名的好脾气,更何况是对自己直系的上层领导咆哮,“韩沉!韩沉和那个何开心在一起了!现在怎么办!”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秦文泷探查了一圈周围环境确认没人偷听才继续,“当初你说把何开心放进来近距离观察他,等他露马脚,现在到好,马脚没抓到,我们又赔上一个韩沉,为什么每次都是韩沉?!”秦文泷要疯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你要这么做我没意见,只要别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就好。韩沉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折磨他?”

“你也太相信韩沉的心里承受能力了吧。”他声音渐渐放低,实在是累了,这段时间他每天看着何开心在韩沉身边转悠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自家孩子折进去了。

“这跟你们不把我自己的绑架案交给我来办是不是有关?”韩沉一向不是个偷偷摸摸的人,既然这件事跟自己有关,他就要光明正大参与进去。

正主都来了,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秦文泷疲倦的捏捏鼻梁,“都听到了?”

“声音那么大,听不到都难。”韩沉对自己被设计了感到耿耿于怀。

他想到了很多被忽略的事,比如在秦文泷发现何开心在追自己以后,局里的流言才忽然被发扬光大,“传言那些事,你干的?”

“反正你也都能猜到,瞒你也没意思了,”他怎么也不忍心看自己当亲弟弟疼爱的人痛苦,“你们先分手吧,反正也还没有标记过,等水落石出了再说其他的。”

“不管你们怀疑他做了什么,你刚刚不是说这么久一点证据都没有么?”

“你还不死心。非要一条路走到黑撞墙撞到头破血流才肯回头么?他失忆的事有一五一十跟你交代过么?别到最后发现其实他心里爱的那个人都不是你,”他心疼韩沉,“听我的,先断了吧。”

光听这些话,韩沉也知道他们掌握了不止一点可能让他无法接受的东西,但他从来都是倔强的相信自己的,他相信自己了解何开心。

“在一切没有定论之前,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受委屈。”




走剧情没有小段子ԅ(¯ㅂ¯ԅ)

评论(41)

热度(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