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ABO何开心总是很开心(三)

第二章车标点修正版                  https://m.weibo.cn/6615069522/4268856962310544

“痛痛痛痛痛!”何开心神清气爽的特地早早来组里等着,却发现今天黑盾组各位来的少见的早,除了韩沉居然全员到齐。这么早?黑盾组是要报名申请警局劳动模范之星么?

他脑子里大响起红色警报,果然在他见势不妙拔腿就溜之前冷面一把抓住他右手,腿随之向前踏入他腿间手一拉左手放在他肩上双腿交叉身体后撤,抬着何开心的右手把他死死摁在桌上。完美的擒拿动作,十分。

“大胆何开心!韩神有难你竟然胆敢不上报,还不速速招来!”唠叨右手装作在捋胡子一样上下摆动,装成京剧里的包公,“冷面,大刑伺候!”

“同志,严刑逼供要不得啊!”感觉到手臂上的力又加重,何开心只能坦白从宽,“我招,我招供还不行嘛?”

没办法,他知道自己的救星一时半会怕是没法下凡来救他了。

至于何开心为什么对自家救星的行程一清二楚,就要从昨天说起。



长年的自律生活让韩沉保持着一套严谨的生活作息,哪怕前一天才和何开心胡天胡地第二天照样准时六点钟睁眼,比闹钟还准。昨天荒唐一夜害他从身到心精疲力竭,头脑一反往常的清醒昏昏沉沉的,只发觉身边有人就下意识一脚踹了出去,听见何开心的哀嚎才想起来是他把人领回的家,幸好韩沉被折腾的腿软无力,没给何开心造成多大实际伤害。

美梦成真抱着韩沉睡的香甜的何开心莫名遭了无妄之灾本来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但看到韩沉睡眼惺忪发丝散乱,抬手揉揉眼睛迷茫的看他,何开心忽然知道了韩沉现在是什么状况。

控制住自己不能笑出声,他心里就像小猫挠似的发痒,催促他这个勇敢的少年赶紧去作死啊不,创造奇迹。

“韩沉,疼,”被何开心可怜巴巴盯着,韩沉伸手想帮何开心揉一揉,“哪疼啊?”他过意不去,眼里脸上写着满满的关切。何开心本来想抓着他的手往身下走,却被这份难得的温柔打消了耍流氓的念头,韩沉一直都对他冷言冷语的,很多时候明明是关心他结果说的话里还都要带着钉子。现在韩沉愿意跟他在一起,还愿意明着对他好,世界上不会再有更好的事了。

何开心双手捧着韩沉在自己腰上按捏的手放到唇边在掌心亲了一口,“这里疼,”眉眼弯弯,好像窗外的朝阳,“韩神亲一口就不疼了。”

韩沉无意识的舔舔唇,犹豫了几秒,在何开心脸畔印下一个吻。

这样也能成功!何开心乐傻了,更是变本加厉起来:“昨天明明都说好你当我男朋友了,哪有男朋友这样打人的?”他一张委屈脸扮的出神入化,竟然还真把还迷糊着的韩沉给骗到了,“从心理学角度这就说明你对我们的关系还没适应,”大脑持续当机,韩沉被他骗的一愣一愣的,还傻傻点头,“所以呢,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早中晚都要亲我一口,直到牢牢记住我,何开心,是韩沉的男朋友这件事才可以。”

说完他立马朝韩沉扑过去抱着他蹭来蹭去,脸上半点刚才委屈的样子都不见,“好不好嘛~好不好嘛韩神?”韩沉双眼茫然望着他,虽然脑子迟钝的没完全明白何开心的意思还是伸手摸摸他乱糟糟的头发,轻轻点头。

大概是前一天晚上才确定了关系的原因,韩沉明显还没缓过劲来,对两个人之间的事晕晕乎乎的,他干脆把主动权都交给何开心,结果被何开心借着机会上下其手明里暗里吃遍了豆腐。

韩沉意识到不对劲,是在他开会中途抽空去了一趟洗手间却被尾随的何开心强行拉进小隔间里扒开口罩摁在门板上亲的时候。

只有在唇舌交缠的间隙才有些许喘息的空间,何开心左手圈着他的腰垫在后脑的右手使劲逼着刚从上一个吻里逃离的他向前陷入另一个漩涡,韩沉自己也是非常乐意用亲吻来表示喜爱的人,两个人躲在厕所隔间里用唇舌同对方交战,共同沉溺在这个吻里,

韩沉在下一秒清醒,有人来了!他提醒何开心,何开心依旧扒在他身上,两个人安静躲着等人离开。

发现自己居然为了和何开心私会耽误了这么多时间,韩沉感觉事情不对劲,他什么时候这么恋爱脑了?

“说,”韩沉低声问他,语带警告,“这怎么回事?”

吐出的热钱萦绕在他耳边,何开心感觉韩沉就是故意用低音撩他,火急火燎在他嘴上浅浅亲了一口,半响才开口,“我都说你今天不适合工作嘛......你就是、那个、信息素摄入过量了......”

虽然韩沉过去交过几个beta女友,但是何开心毕竟是他第一个alpha,昨天他整个被何开心的信息素包围,虽然体内体外全被打上了专属的标记,但没彻底完成标记何开心始终不能算是他的alpha,生物本能在作祟催促他完成标记,他又一次性摄入太多alpha信息素,导致他现在陷入一种类似于喝醉的状态。

“所以我今天很难集中注意力,是因为标记没完成?”

何开心疯狂点头,还怕韩沉想起自己趁机定下的约定,急忙说:“很快就会过去的!你看你现在不就恢复了么?”怕韩沉还有疑问,他第一次舍得赶自家韩神,“大家还在等你回去开会啊韩神!我们耽误太久了!”

虽然韩沉还是半信半疑,但是工作要紧,为了罚何开心害他耽误这么久也为了避嫌,干脆让他在洗手间里好好反省五分钟再出来,看似无情,还是在听见何开心小声嘟囔“谁让你之前那么帅,我也控制不住啊”的时候忍不住扬起嘴角,想去洗手池洗脸清醒一下却望见自己映在镜子里的脸。

啧,笑的真傻。

何开心死乞白赖挤进韩沉车里,“你自己不是有车么?”韩沉调笑道,“租来的,不开浪费了。”

“你欠我的,”何开心指指嘴唇。

韩沉无奈,虽然被借机占便宜很不爽,但是跟心爱的恋人亲吻这件事,他也同样是热衷的。

免费送自家恋人一个湿吻,韩沉还愿意和他在车里缠绵一阵,然而天色的确是暗了,他只能赶何开心下车,“等一下,”何开心制止他,“你答应我每天早上也要亲一下的。”

“所以,”何开心深吸一口气,双眼紧闭,“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何开心睁着他那双大眼睛盯着韩沉,眼睫毛扑闪扑闪,韩沉感觉像能看见何开心身后有尾巴一摇一摇的,他和何开心在一起,好像特别容易笑,“不行。”

出乎他意料,何开心听到他的答案以后没有撒娇耍赖,而是一反常态的痛快表示自己知道了,还是朝韩沉笑的甜蜜,像是原本就对这件事没报什么希望一样。

韩沉在他拉开车门前抱住了他,轻啄这个傻瓜的嘴角,“不如你搬到我家来住,”光看着韩沉对自己笑,何开心就激动的双手打颤,“至少我家不用付房租。”韩沉一锤定音。



今天一早,何开心又被韩沉六点准时叫醒,起床还要被逼着晨跑,甜蜜的同居生活第一天,何开心觉得自己要死了。

不过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何开心又满血复活,韩沉爱吃的一般都是难得的美食,更何况他家韩神吃饭的样子简直秀色可餐,兴趣爱好是投喂韩沉的何顾问乐颠颠解决自己那份以后就化身盯妻狂魔,盯着自家韩神从手的每一下移动,每一次咀嚼,到每一次吞咽......最终何开心的视线停留在韩沉突出的喉结,随着喉结上下,眼神不经意间带着几丝情色的味道。

韩沉被他盯的有些难为情,但也没有阻止他,他吃饭向来习惯细嚼慢咽,何开心在一旁看着更是让他较平时更追求优雅好看。他乐意给何开心看,何开心自己倒是看的心痒难耐,却又想起来如果等韩沉吃完再出发两个人同进同出太明显了,比韩沉晚走又会迟到,只能提前离开韩沉才行,依依不舍的拿着车钥匙走了。

他本来想昨天黑盾组其他人没有为难他,他应该就没事了吧,却忘了昨天自己是和韩沉一起来的,他们当然不敢造次,今天正好抓到他落单,韩沉从不迟到但是喜欢踩点这件事也是人尽皆知,全黑盾就指着这点时间逼他坦白从宽。

何开心想想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和早餐做斗争的韩沉,决定为自己高唱一首《凉凉》。



“我去那变态不会是暗恋你吧?”黑盾组坐在高高的办公桌上,听何开心讲幕后黑手借韩沉溜他的故事,周小篆不仅听,他还要发弹幕。

“你这小孩天天上网也不知道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脑洞大的得用女娲石补......”何开心还没怼完周小篆,唠叨也发威了:“我看小篆说的很有道理啊,这一天天那些姑娘跑来跑去的找你,说明我们小何同志魅力还是很大的嘛!”

“没准就是你以前交往过的不知道谁谁谁干的,”,“还可能是对你爱而不得,看你每天跟着老大屁股后面跑,嫉妒了。”周小篆,唠叨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愣是编了一个成型的故事出来,什么青梅竹马,破镜重圆,欢喜冤家,阴差阳错的全出来了也就罢了,但是两个人还在继续何开心看大有向灵异鬼怪发展的倾向,他连忙喊停,“我觉得你可以列个前任名单作为调查方向。”连不爱说话的冷面也掺和进来了,何开心忽然开始庆幸韩沉没来。

全警局都说他是个花花公子。追他的女人一批又一批,不少人都对他的生活作风有意见。虽然追他的人大多疯狂又极端,但是何开心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早已经习惯对所有人温柔相待,对追求者也不会因为避嫌而不同。接着更多人以讹传讹,他在警队的名声彻底臭了,知道他在追韩沉的,都厌恶他在外面乱搞不够,还厚颜无耻敢妄想全警男神,有对韩沉有意见的都背地里拿他取笑韩沉,说被他这种人追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何开心不经意间听到,和人打了个你死我活,受伤住院的时候韩沉来看他,也什么都没说。

何开心一直以为,韩沉不在意。直到昨天晚上又有病人骚扰他,他好声好气劝说一通才把电话挂了之后感受了一晚被低气压支配的恐惧,趴在门口表了一晚上衷心才进了房间门,就这样还得抱着一床一点韩沉气味都没有的新被子老实躺着睡地板,还要带眼罩,韩沉连脸都不给他看!惨无人道!

他就是死也想不到,韩沉是个醋王。

唠叨看他不说话还来劲了,“你不会是前任太多列不清吧!开心,厉害啊!”周小篆也跟着瞎起哄,夸他魅力无限,“我也同意冷面的看法。”黑盾全员吓的一激灵,要不说警队精英训练有素呢,连打抖都在同一频率上。

韩沉来了,看样子,来的还挺久,聊八卦聊到忽略组长脚步声,加练是肯定逃不过了,其他人只是怕,何开心是快要吓蒙过去了,他恨不得立马跪下抱着他韩神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衷心,韩沉面部表情十级学者何开心老师明白,自己完了。

最后周小篆、唠叨各自一篇五千字的案件研究,让他们好好发挥自己脑补的长处;冷面因为警觉性高,提议有参考价值被点名表扬,唠叨周小篆两个人还偷偷瞪了他一眼骂他叛徒;何开心是外聘非警察编制,不予处理。

他算是恨死这三个家伙了,这下他连怎么哄人都没法子,幸好韩沉还是给他留了条活路,午休的时候他看见韩沉往训练场跑,一下就知道自己男朋友想做什么,他总算安了心。不就是体罚么,只要不搞冷暴力,怎样都行。


韩神什么都不说,看也不看一溜烟跟着自己跑过来的何开心,只是找了个树荫底下站着面对跑道,何开心还有什么办法,跑呗,也不算自己跑了几圈,只按看了韩沉几眼来计数,大约在第十二眼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怕是不行了,还是抱着多跑就可以多看见韩沉的心思在坚持,到了第十七眼韩沉走到跑道旁边陪他走到起跑线。

“比你之前的成绩好多了,”韩沉看他累成这样也心疼,“我看你之前......挺有劲的。”韩沉话刚开头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心里暗骂何开心带坏了自己。

“那是,要是韩神你站在我面前我连山都拉的动,”何开心只感觉韩沉陪着自己之前那些累全消失了,只剩下对这个人满心满眼的喜欢,喜欢到连到了起跑线对他会不会继续陪自己走下去这种小事都患得患失。“那好,我在这等你。五分钟之内从这条线出发跑一圈回来,我和你一起吃午饭。”何开心拼了命的往前跑,何开心回头看,不惧阳光刺眼,他眼里只看得见韩沉挺拔站在起跑线上,露齿笑得耀眼过太阳。



何开心听他母亲说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她带他去过远近闻名的庙里求大师替他解命,大师说他上辈子怕是颗非常不成功的桃树成精,他解命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有这么多桃花,还朵朵都是烂桃花,注定一生桃花劫不断,何开心打小就皈依了马克思,身为一位坚定的无神主义者,他是绝不信这些封建迷信的......

可惜现在他不信都不行——

“何开心,门口又有姑娘找你!”

天天都是桃花劫啊!


——————————————————————————

下一章进主线+何开心是怎么追到韩神的

1.其实摄入过多信息素的主要原因是何开心做太狠做太多了,不过为了自己的未来,他选择性忽略了这个问题。

2.“何开心你要是想搬过来住就不许把这些衣服带过来!!”


评论(31)

热度(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