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何开心总是很开心(ABO)

巍澜衍生!何开心A!×韩沉O!  
超强O预警!
本文又叫《凭什么所有人都不把O当O看!要O权!反歧视》

"你要是现在到郊区仓库这里来,没准还能救下韩沉哦,小开心。"

何开心右手狠狠砸向方向盘,他知道这一次很可能和之前一样在骗着他玩,但他不敢赌,关于韩沉的任何事他都不敢赌。

韩沉就在里面。何开心这次可以完全确定了。他在仓库门口远远就能闻见韩沉,他的大脑已经锁定了这个人,这股味道,哪怕于千万人中相遇,他也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他的韩沉。

这一次的何开心仍然没弄丢韩沉,但他心里没有半分愉悦。

韩沉发情了。

他闻起来是什么样的呢?不同于让人意乱情迷的甜香,韩沉是炎炎夏日里被冰镇过结了霜的薄荷糖,从里到外带着彻骨的寒气,轻舔一口,便是凉彻心扉,再靠近,好似能把人活活冻成冰渣子。

这味道是黑盾组的镇定剂,何开心却总能从其中嗅出点甜味来。

而现在,在韩沉的气味掩盖下,何开心还能闻见另外两个陌生alpha的臭味儿。

他快步走到门前,推门瞬间却又有些迟疑,他害怕看见自己的韩神被两个杂碎侮辱,他怕自己失控做出更多更对不起韩沉的事情,他会把韩沉关起来,从内到外彻彻底底清洗一遍,锁着他的手脚,从此以后再也不让他见任何人、想任何人,韩沉的全世界只能由何开心一个人组成!

alpha的本能在咆哮,要他撕碎那两个胆敢染指他的Omega的人,催眠他们,让他们当着韩沉的面把自己身上每一块肉都割下来,他再把自己的Omega抢回来,只为自己生儿育女......何开心猛地砸开门




“我还以为你要在门口待到明天早上,”声音平静里带着戏谑。韩沉还穿着离开他时那一件黑色衬衣,衬衣扣子完好的被扣到了第二颗,修身的西裤沾了些灰,依旧紧贴着修长的双腿。韩沉优雅的倚靠在房间正中的铁椅,连翘起脚上的黑皮鞋都和离开时一样一尘不染。

“就这样......”何开心看懵了,呆呆站在门口盯着韩沉被衬衣挡着不露一点春光只能看见轻微起伏的胸口。“你还想看见什么?”韩沉瞪了他一眼,晃动双臂,“还不过来给我解开。”

何开心这才发现虽然韩沉坐的潇洒,但是双手却不自然的放在身后,看来是被那两个混蛋绑了起来。

等等?两个混蛋人呢?

韩沉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先打个电话给120,”他朝墙角扬了扬下巴“不然那两个人可能要死了。”

靠门的墙角里缩着两个人,一个还算清醒,另一个已经晕了过去,他命好,只是被韩沉一脚踹飞脑袋好死不死撞在墙上,脑震荡是跑不了了,而醒着的那个就没这么好运了,腿断了一条,右手骨折只能无力垂在胸口,脑袋不知道撞了几次墙破裂口子流的满脸是血,肋骨不知道被打断了几根导致呼吸不顺,想咳嗽又被何开心暴走的信息素压制的一动不敢动,浑身颤抖的瑟缩在角落里。

韩沉看何开心呆愣着,猜想他大概被那个家伙一身是血的凄凉惨样吓着了,他轻咳一声唤何开心回魂,语气有点虚,“我只是、有点没控制住......”

韩沉其人,可以说是个传奇Omega了。
他自己也清楚别的Omega发情能引来一里以内的alpha,他发情能吓跑三条街的alpha。
虽然他过去对这一点挺满意的,他更喜欢压人而不是被压,可这也太欺负人了吧!韩沉看着何开心回过神以后冷静自若的打了个电话呼叫支援和医疗,然后靠近了俯下身轻柔解开他身后的结,韩沉被他身上浓烈的信息素引发了新一波情潮,冷冽强势的信息素爆裂一般炸开,吓的墙角人一个没控制住痛哭起来也就罢了,身旁这个应该是功能正常的温柔的替他解放双手的alpha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韩沉觉得自己的Omega身份被蔑视了。

心情莫名不爽的韩大神站起来甩甩手活动活动关节,正巧蹭过他家心理专家顾问下身那一块区域,梆硬

现场陷入一片尴尬

韩沉想把手放回身侧,过程中又划过敏感区域,第二次作死,就像摁下了软萌顾问的什么诡异开关,何开心一把擒住他手腕逼着韩沉的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他自己把头埋在韩沉脖颈里,唇舌在腺体周围徘徊打转,“你别招我。”他一直压抑着不说话,怕沙哑的嗓音泄露内心,现在他什么都不用怕了。

反正韩沉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卑劣妄想,不如干脆直接在这里标记他,进入他,满足自己肮脏的欲望,再死在韩沉手里,他也算圆满了。

不过他也只敢想想,韩沉只是带抗拒的轻轻一推,他还是变回了那个乖巧听话的何开心,老老实实退开了。

韩沉耳朵比他好使,远远就听见了警笛长鸣朝这里来,何开心正黯然神伤着偷偷心底骂自己无能呢,韩沉拉着他手腕就往外走,“不用担心,其他人快来了,”他没有回头,何开心从背后能勉强看见韩神的耳朵通红,“我们先走。”

何开心从背后看,承载他无数梦想的韩沉的西装裤后方,湿透了。

他咽了口口水。

“等一下,”何开心拉住韩沉,在韩沉不解的目光里冲进去又拎着椅子跑出来,韩沉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黑线要实体化了

“差点忘了,这个很重要的不信你闻上面全是你的味道不能便宜了别人而且你看座位上还是湿、湿的...“被想象羞红了脸差点咬舌自尽的何开心终于在韩神的死亡注视下安静下来,把椅子扔进后备箱。

上了车,开心到失去理智的开心同学又一次挑战自己作死的高度,完成了一次他自己之后想起来都胆颤的作死新挑战:

”你家我家还是如家?“

众所周知韩沉是个行动派,他想揍何开心,于是他这么做了。

看见挨了一脚的何开心总算老实开车,他斜瞟了一眼傻乐的何开心,撇开脸也跟着微笑起来,”去我家。“

——————————————————————————————
下章预告:开车   何开心同学吃到啦    然而标记……任重而道远

番外小段子
1.韩沉为了形象还在两个伤残人士身上擦了鞋,毕竟知道何开心要来,形象很重要

2.两个伤残人士出狱后看见卖薄荷糖的小卖铺都绕七条街,对o产生了终生阴影只能两个人凑合过了,结婚七周年出去庆祝在甜点里看见薄荷叶差点大闹餐厅

3.韩沉刚分化的时候,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决定报考警校,当时他所有当警察的叔叔伯伯都强烈建议他报公安管理,他以为是第二性别歧视,坚持报考刑侦系
几年后,他升任副队,坚毅铁血的性格配上这一身信息素,压的全局上下服服帖帖,让beta局长一血前耻。
局长多次牵着他的手眼含热泪,语重心长的感叹:“我们公安系统,就缺你这样的管理人才啊!”

估计挺长,目前来看是篇搞笑文_(:з」∠)_

评论(57)

热度(2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