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何开心总是很开心(七下)

何开心×韩沉


“喂!醒醒别睡了!”

“困!”离开韩沉已经让何开心足够暴躁了,一宿没睡现在还被人强行叫醒,他自然对谁都没个好脸,“不睡觉干嘛?你们犯罪组织还有KPI?”

总有些事是时间改变不了的,比如喜欢一个人,比如讨厌一个人,“我来是为了老师,可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不都是为了给我爸报仇?”骚扰何开心的正是他老师的养子,“你该不会是为了那个新宠记恨我吧?我绑他也只不过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

“反正你伤不到他。”

“呵,你倒是装的假惺惺,就跟当初虐待人的不是你一样。”养子冷笑一声。“每次都装的情深似海,你这是病。”

像是被戳中了痛点,何开心低头不愿理他,他变本加厉:“这种恋爱游戏你玩够了没有?别为了一个玩具把自己也搭进去。”

何开心缓了一阵,闷声说:“有点像。”

养子满意于这个他意料之中的答案,“把警队男神当替身,真有你的,”他拍拍何开心,“待会睡醒了下楼认人。”




屋子虽然大,但目前可能的常住人口只有他们两个和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童工的黑客。

这小孩性格热情外向,见谁都喊哥,何开心对他很有好感,不到半天就两个人就混熟了,“哥,我嫂子也太猛了吧。”

“嫂子?”何开心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嫂子是谁。

“你看,”他调出一段视频,“把接你那司机抓着就往死里一顿打!”

“你嫂子这是正常程序,”这三个字说出来太爽了!“暴力拘捕,你看他被制服以后就没挨揍了。”

“还有……不要喊他嫂子,叫韩哥吧。”

“诶!我嫂子韩哥真厉害!”

“算了,”何开心顺从本心,“我手机怎么样了?”他和韩沉那些记录还没备份啊。

黑客把手机随手扔过去,何开心连忙接住,“早搞定啦,只要别找死打电话过去,保证他们定位你在西伯利亚挖土豆。”



养子中午出去到黄昏才回来,何开心可以想象韩沉得让他出了多大的血。

“何开心!你是不是早猜到司机会被抓?”他踹翻了垃圾桶,“该死的韩沉,毁了我整整一条运输线!”

“你手下自己没本事,赖韩沉?地上垃圾自己捡起来。”

“顺带再提醒你,说好的,不准动韩沉。他跟老师的事没关系,”何开心语气严厉,“他只是倒霉被你们抓了而已。”

“当初就应该让他死在那里,”何开心目光里的警告逼他收起了自己的咬牙切齿,“当然了,只要你能跟保证的一样让他别来影响我们,我不会违约的。”

“他是为了抓我才去查的。你们不就是要这样?警察疲于奔命,你们才好为所欲为啊。”

要想让人相信韩沉这样有名的人外强中干很难,尤其是在他手下吃过亏的情况下。

但要让人相信自己的情敌是个废物,这就简单多了。

自打带上情敌滤镜再配上何开心的诱导治疗,韩沉在他眼里就成了一个靠脸吃饭身材绝佳的草包。连破三起全省大案?不过是其他人为了讨好一个omega献功劳而已;一天拿下他一条走私线?还不是靠何开心。一个天生只能依附他人的Omega,虚有其表的花瓶。

所以说,滤镜改变世界。


“你放心,等找到机会把那群警察一锅端了,我就把他活着抓过来给你。”

一直躲着偷听的黑客兴奋冲了过来,“韩哥也要来啊?太棒了!”韩沉看上去可酷可厉害了!

可惜没人理他,何开心转身打算上楼睡觉,“走了。”

“明天第一批货就到,表现好一点。”

何开心上楼的脚步一顿,“我知道。”

养子带着玩味的笑,言语轻蔑:“只要你好好跟着我们,无论要几个像那女人的,我都能给你弄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何开心把自己砸进床垫里,等脚步声远了才敢抱着枕头偷笑。

好险,差点笑出声。何开心松了口气,看来没准,她还能再给韩沉挡几年刀。

——————————————————————————————

“你是个好人。”那女孩牢牢盯着他。

“我带你回来只是因为你还有用。”何开心冷静的近乎残忍。

女孩不理他自顾自的说:“你管理的人身体素质最差,但是出事被送走的最少,而且——”

“其他人操作不严谨。”

“而且门口这些家伙看你可比看我们严多了,不是么?”

“随便你猜。”何开心看她没有大碍转身离开,却被拉住了手腕,“帮我们救人。”

“你想死。”

“我一直在观察你。你偷偷送走过两个小孩和一个快病死的人。”

“所以才会被监视。我不会再去找死了。”

“我知道你还在努力把剩下的小孩也弄出去,你是个好人,”何开心试图用另一只手扯开她的手,“你一定会帮忙把其他人也救走的。”女孩忽然笑了,“因为啊,”

“你要是不把所有人都救出去,他是不会走的。”

何开心一瞬间失了神,五指无意识的改挣为抓攥紧了她的手臂。

女孩脸上却笑的越来越自信。

中计了。

“你喜欢韩沉。”她斩钉截铁的一字一句,“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

可惜,他又能像这样藏住韩沉多久呢?

他实在太耀眼了。

谎言总会有告破的一天,到时韩沉会死,他也绝不可能独活。

何开心太了解韩沉,他就是拼着自己那条何开心珍视的不行的命也是一定要把这一切查个水落石出的。

他现在能巧舌如簧的让人相信韩沉入了套对其他事都是睁眼瞎,但韩沉如果真正触到那根线,到时他再怎么掩盖都是徒劳。

况且,何开心知道,这一天不会太远。


这是他和韩沉之间的竞速游戏。

何开心想好了,如果他输了,他陪韩沉一起死;要是赢了,他用自由来换韩沉一生平安。

你们的存在就是对韩沉的威胁,我怎么能放过你们呢?






不知道韩沉怎么样了,何开心躺在床上双眼直愣愣望着天花板,看他今天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应该还好吧。

也不知道秦队能拖多久。

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他料想韩沉应该睡了,有些后悔没在家里装几个监控,不看着韩沉的睡颜,他连发呆都发不踏实。

手机卡换回原来那张已经处理过的,幸好记录都还在,何开心一条条的翻看。

最开始的时候,韩沉只是给了他一个手机号,明显没打算和他有私人纠葛,可何开心是会知难而退的人么?

没有微信QQ这些现代联系方式,他就梦回2008,每天短信狂轰滥炸顺便外加八条消息抱怨短信收费就是在欺压穷苦百姓,炸到人民警察韩沉心疼穷苦人民的电话费迫于无奈挺身而出交换微信把何开心从电信公司的魔爪下拯救出来为止。


手机响了?

何开心没看来电提醒就猜到十有八九是周小篆或者唠叨特地深更半夜打电话来叫他起床上厕所的。

夜间骚扰电话这种幼稚手法,也只有这两个了。

等等!

何开心差点把自己即将点上红色按键的手甩到天上去,这一甩手指正好擦过绿色小电话——通了……



“……韩沉。”千言万语也只能归作他姓名。

“嗯。”

“你……还没睡?”

“嗯。还好,不困。”

韩沉语气如常,说话速度却比往常慢了几倍,何开心有些怀疑他打通了次元壁,电话直达树懒版韩沉。

“很晚该睡了,你吃了晚饭么?”何开心决定试探一下。

“嗯,还好。啊,没吃,没想到吃什么,你觉得呢?你吃了什么?”

果然。

能让韩沉心不在焉答非所问,还主动试图延长通话时间,答案只有一个——“韩神你是不是在定位我!!”

“……没有?”

真是太有说服力了。

何开心选择飞奔下楼找黑客救命。当然,这期间电话还是不能挂的。


搞定。黑客比了个ok的手势,何开心松了口气。

周小篆输了,韩沉心情很不好。

何开心能隐约听见“加班一周。”,和怎么都挡不住的周小篆的夜半狼嚎。

鬼哭狼嚎可以,不许抱我家韩沉大腿!腰更不行!

何开心对于自己不能亲临现场把周小篆拉开换自己抱这件事恨得牙痒痒,“下次有什么培训讲座都让他去,好好提升一下思想教育水平。”

“我和他好好谈谈人生”这句话被活生生吃进肚子里,何开心第一次在言语上感到无力,“别太累了。”还不是我害的?他扭了一下自己大腿肉。

“你不要不高兴,”何开心感觉自己简直在口不择言,只能想到开个玩笑看看能不能缓一缓气氛,“这次我可不能花两千块请人哄你开……”

完了!

“什么?”

何开心在电话这头屏气凝神,听到对面呼吸节奏正常,语气也没异常才放下心,但是又难免的有些失落。

哪有真正不计较的付出?

虽然一直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也总还是希望你能看到啊。

——————————————————————————————————

两边告别了好几次,才同时挂断了通话。

太依依不舍了。韩沉埋怨自己,他应该再一开始定位何开心在西伯利亚就果断把电话挂断才对。

不过已经有进步了,毕竟上一次他可是差点把室友手机整个捏碎。

早该猜到的,韩沉额头青筋狂跳。等把何开心抓回来,他要好好的,秋后算账!

————————————————————————————————

“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嫂子发现了你私房钱?”

“很久以前的事。”何开心抛开死死抱在手里的抱枕,摆摆手又回了房间。

“对了,”他站在楼梯上去而复返,“经常熬夜容易秃头。”







“哥你催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把嫂子催眠了带过来?还非要搞强抢民男这一套。”在几个围观群众推举之下,黑客冲出来好奇的问。

何开心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不愿意回想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乐意。”

黑客只当这是催眠大师的怪癖,看八卦不到什么又跑回他的电脑边上。

他们哪里会知道,他试过了,可哪怕在下药的情况下,对韩沉的催眠仍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完全成功过。

——————————————————————————————————

韩沉昨晚做梦了。

梦里偶尔会出现些事,他知道是当初被囚禁时发生过的场景。

与之前身边人表现出来的同情和对痛苦的感同身受不同,其实他在梦里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

大部分时间里他其实只感觉到被关在一个小隔间里的寂寞,刑讯之类的他记得的不多,想来遭受的也不会有什么。

很少有的,梦里会有人出现。

而这些梦大部分也只是在当年住院的时候浮现在脑海里,醒了也就不见了一大半。后来随着身体精神的好转,就几乎彻底销声匿迹了。

除非精疲力竭,否则潜意识不会出来作祟。

韩沉也很久没有像现在一样身心俱疲了。

梦里没有新鲜东西,是以前就梦到过几次的一个场景。能让他记住做过这个梦只是因为这时候他身边少有的站着另一个男人。

“为什么?”韩沉问他。他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一是因为这是在梦里,但主要原因嘛,韩沉了解自己,他当初估计根本就没在意过这个人长什么样。

“当然是为了她。”他是在撒谎么?韩沉忽然这么想。“她的遗愿我一定要完成的。”他知道这个人在假笑,只是这次他好像透过模糊看见了那人假笑里涵盖的复杂,“毕竟,我这么爱她啊。”


骗子。

六点,秒针嘀嗒嘀嗒转过几轮,韩沉缓缓睁开眼。

他没回去,昨晚直接睡在椅子里了,幸好他在警局放了一套洗漱用品。

一轮洗漱结束,韩沉回位上吃了颗薄荷糖,嘴含着等它化开,他在座位上等人来。

不同于韩沉,秦文泷总是很早来警局,知道昨天韩沉在局里过夜他放心不下,来的更是早了。

守株待兔卓有成效,韩沉一大清早就窜进秦文泷办公室里,呆了好一会才出来。


游戏总归是可以作弊的,对吧?

——————————————————————————————

诸位小可爱听我一言,千万别进什么学生会之类的,真的会累死还耽误事_(:з」∠)_

评论(13)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