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局长的秘密娇妻(十)


之前一直在生病拖了好久很抱歉_(:з」∠)_不造还有没有人看,幸好在本周结束前赶完


咚咚两声再次在门外响起。

第十三个,云中鹤暗暗计数,往日里坚持无论有事没事打死不进办公室偶尔来一次得表演半个小时风萧萧兮易水寒戏码的他手下各位精英们今天倒是不寻常的积极,云中鹤以为上一个是来申请聚餐经费已经够神奇了,直到这只在他桌前抖成洗衣机的鸟颤颤巍巍的从背后掏出一份报告:关于本季度各处卫生间使用概况……

“砰!”

洗衣机被云局长的拍桌声吓得升级为卷筒洗衣机

云中鹤恶狠狠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说!”

“我是被逼的!他们逼我来、来问局长您是不是和魔都小分队的那个洪队长有点……什么?”

“没错。”云中鹤回答的果断又坦然,不禁让抓阄输了的倒霉蛋认为局长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云局,我是问,那种情侣关系、夫妻关系的那种……”

“我说了,是,”云中鹤打断了他,点头示意让他出去,看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云中鹤拿起那十三份文件狠狠向他摔过去,“滚!”

没错洪思聪就是给他喂了枪药,都怪白纤楚!

两天,整整两天洪思聪电话不打信息不回,他正回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谁成想一查,原来是白纤楚实习回来了。

每次只要遇上白纤楚洪思聪就把他给一把抛在脑后围着白纤楚不停绕圈圈,这么多年洪思聪花名在外号称男女通吃,又和白纤楚到哪都粘在一起,说他俩什么都没有云中鹤是打死也不信。还有那个贾冰冰!安心在人界呆着不好么?还往回跑帮白纤楚把洪思聪拐走,人界通行证干脆吊销好了

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云中鹤发现目前妖界的最大问题仍是还是妖精的实习期时间太短,导致妖精对人界的认识不足。他决定再次延长一年实习期,人界通行证考试再多加两门学科,主要针对妖界各类稀有品种,毕竟意识教育刻不容缓啊。

洪思聪正在给白纤楚不知道哪里偷来的鸡拔毛,“小白,你下厨凭什么我拔毛啊?”

白纤楚裹着粉色围裙手叉腰站在客厅里和贾冰冰一起看电视,“少废话,快点儿。”

边折磨无辜受害鸡边神游天外,这些天的烦心事一股脑涌上来,洪思聪鬼使神差想起了一个传统的傻逼小游戏,但他是谁?洪思聪洪大少爷!他怎么可能像一个怀春少女一样做那么傻叉的事?再说这样小白和冰冰不就都知道了么!他选择另辟蹊径。

“喵”他喜欢我

“呜”不喜欢我

“喵”喜欢我

“呜”不喜欢我

……

“痛痛痛痛!小白饶命!”

“嘴里喵呜喵呜的,说!在想什么呢?”

“诶小白你才该交代吧,没事做饭干嘛?”出来救场的贾冰冰在洪思聪眼里圣光四射。

白纤楚这才放过泪眼汪汪的洪思聪,放任他蹲在角落里默默揉脸

“学做饭给那个人类吃?!你究竟是报恩还是报仇啊?想毒死他吧你,”刚冲往厨房救火的贾冰冰和洪思聪被白纤楚的黑暗料理征服了,“你还不如考虑英雄救美呢,叫洪思聪给你找一群小弟装恶霸,你演英雄刷刷刷一口气打倒所有人,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这跟我看的书不一样!”言情小说十级学者白纤楚觉得不行。

贾冰冰被白纤楚一瞪,生怕自己再现洪思聪的悲惨遭遇,立马改口:“要不还是让洪思聪找一群小弟装恶霸,那个人类演英雄,要是他挺身而出就说明有戏嘛,你看他如果拼命去保护你这么……健康的姑娘,那一定是真爱呀。”

洪思聪觉得这思路可以啊,“快再仔细讲讲,”他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

“我们讲小白呢你一已婚妇男在这跟着掺和什么?”贾冰冰感觉自己快被这位黑猫警长炽热的眼神给灼伤了

“……马屁精、对马屁精看上隔壁陈队长了让我帮忙参谋参谋。”洪思聪目光闪烁,幸好贾冰冰也没有细究

“行那我跟你们好好讲讲,话说我上部戏《梁山泊与祝英台》就是讲女侠祝英台被水泊梁山的好汉英雄救美结下良缘的故事……”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洪思聪觉得自己所得匪浅,现在他只需要去找一群能够和云中鹤打个有来有回还甘于挨揍的绑匪恶霸了

……

至少能在云中鹤手下过几招别一下全暴露就行!

……

算了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