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局长的秘密娇妻(七②)

七上     云中鹤篇结束

这篇拖了好久开学事太多终于更了

接下来可以甜甜甜啦

————————————————————————————

两天前

云中鹤在两种不同款式的耳钉中纠结,虽说他两款都买了下来,但送出两样相同的东西他只怕洪思聪会认为自己是在敷衍了事

正为难于哪一款在洪思聪白皙的耳垂上更加熠熠生辉,他听见敲门声头也不抬便让人进来

“反正最后都是要扔掉的,云局您又何必费神?”话一出口蓝翡翠就后悔了,云中鹤从不与手下谈论他的家务事,所以这么多年虽然云局没隐藏过自己已婚的事实,但没人能挖出神秘的局长夫人到底是谁

云中鹤风华正茂,容貌更是俊美异常,虽然因为已婚魅力比魔都支队的洪队长差那么一点,但也一直是局里各类男女的梦中情鸟,只是即使云总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示好,却也没人认为那位嫁给云中鹤的不知名夫人是个幸运儿

谁能忍受自己丈夫常年把办公室当家?

虽说每逢纪念日云中鹤都会买上价值不菲的礼物,但最后这些东西的归宿往往都是垃圾桶。

总局内部有相当一部分人相信局长夫人只怕早就去世了,曾有一位勇士胆大包天去问过云中鹤,云局简单粗暴的回答了他:揍一顿再送去做全妖管局最可怕的工作,给魔都小分队写工作报告

蓝翡翠明白自己凶多吉少

“帮我把今天晚上空出来,”云中鹤竟然只是瞟了她一眼,“我要回家一趟”

!!!

消息一时间传遍总局上下可谓是地动山摇,甚至有不要命的准备尾随云总回家一探究竟,所有人沉浸在和过年一样的狂欢当中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蓝翡翠第一次这么怨恨洪思聪

局长大喜的日子你不好好待着跑去大闹什么人界酒吧!?还喝到现原形害全局加班活该被局长穿小鞋!



————————————————————————————



云中鹤今天难得的焦虑,这不是他第一次为洪思聪挑选礼物了,事实上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洪思聪的生日和他们相识那一天他都会买好礼物,只是从没送出去过而已

云中鹤一直想找机会修复两个人的关系,他已经不求能像正常夫妻一样过下去,只要能有以前半分的亲密就好,结婚以后,洪思聪待他是前所未有的冷漠疏离

打从那天洪思聪把自己生命当儿戏险些丧命把云中鹤吓的六神无主心里又后怕又怒火中烧不自主打了他一巴掌以后洪思聪开始害怕两个人的一切身体接触,在两人少有的独处时间,他几次抑制不住伸手想触碰眼前总在脑海里但总不在身边的人,洪思聪却只会向后窜几步远远避开他

他对他唯恐避之不及,仿佛他是什么致命的疫病,一经接触便会传染一样。

他和洪思聪婚后也有过好时光。云中鹤一直不喜欢他往酒吧夜店跑,洪思聪心里明白,所以向来不带人过夜,两个人结婚以后更是半步不踏进这些地方,安心宅在家赶毕业论文。似乎是憎恶自己家人胜过讨厌自己,在简单的婚礼仪式后洪思聪以让他帮忙写毕业论文的理由直接搬进了云中鹤租的房子里

要知道是我的主意,他恨的人就该是我了

云中鹤没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他蓄意装成同样被胁迫的样子骗洪思聪和他同仇敌忾

人还没骗到手,现任局长又开始作妖垂死挣扎,洪家也在催命一样催他赶紧解决剩下的事,他对这两方简直忍无可忍了

之前因为他帮洪家做成了几笔生意,洪老爷子相信他的确不是信口雌黄,洪家就忽然转了风向标,能拖就拖一下变成了雷厉风行。不愿意洪思聪再次承受家中的压力,他打算自己去找他。求婚这种事还是得亲自上才对

云中鹤不知道怎么去柔情蜜意,他只是某一天趁洪思聪走在校园林荫路上拦住了他

“咳咳”云中鹤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清嗓子,眼睛一时不知该望向哪

“我快毕业了”,听起来洪思聪声音里也满带着不自然

“最近有空么”

“最近有空么”

相同话语碰撞的瞬间两人错愕的盯着对方

洪思聪总是那个先妥协的人,“下周六,学校提前弄了个毕业晚会,”他摸摸鼻子,“大家都说如果你能来就最好了”

“我会去”云中鹤转身想走

“喂,”洪思聪冲上去拉住他大衣的一角,“你刚刚想说什么?”

云中鹤大脑陷入一片混乱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忆来唯把旧书看……”

“停!说人话,”洪思聪觉得云中鹤哪里都好,就这个动不动拽文不说人话的爱好他实在承受不来,他只是一只小猫咪啊,“来点我听得懂的谢谢”

云中鹤感觉自己的语言中枢死机了

“就是…那个…你什么时候有空…抽空跟我接个婚,好不好?”

他果然不能没有工作,一旦停止工作他脑子里就只有些有的没的的念头

比如洪思聪、洪思聪,和洪思聪

偏偏今天在午夜之前处理完一切,又偏偏是今天,他竟然找不到一个不去见他的理由。今天,洪思聪会想见他么?

拎着甜点拿出钥匙,他开门的手带着犹豫——

多年来如鲠在喉不愿去证实的猜想血淋淋摆在自己面前,云中鹤却感觉痛快极了

洪思聪,带着别的男人,在他们俩的家里乱搞

真是一点也不出人意料



为了趁早完成对洪家的承诺,云中鹤那时每天为工作奔波,根本没时间回去见洪思聪,更别提之前答应帮他看看论文的事

在这期间洪思聪为了房子装修找了他好几回,次次都被他派人拦在大门外,非常时期他们俩最好别联系的太紧密,如果有人狗急跳墙伤害洪思聪,他怕自己会发疯

好不容易摆平了这些烦人的苍蝇,他总算有能力给洪思聪一个安稳自在的将来,对未来最美好的想象眼看就要成真,一转头,洪思聪跑了

他们俩之前的小家自从洪思聪来到以后活了起来,他带来了无数或可爱精致或华丽的摆件,往衣柜里塞满了衣服,墙上挂上摆画,洗衣机里的窗帘床单被套由黑白灰变成了亮色集合,房内偶尔播放的古典乐变成了洪思聪的小虎队专辑……

他无比期待洪思聪能把新家装修成什么样。不论如何一定是是跟这只猫本猫一样活力四射,没准会变成五彩斑斓的,云中鹤常常在心里想象到想闷笑

自认非常了解洪思聪的他没想到这次猜错了,洪思聪压根就没打算跟他继续住在一个屋檐下,新房彻底按云中鹤的风格打造,自己则是租下了云中鹤以前的租的老房子

“我以后可能会慢慢搬过来,”明显带着试探的语气使云中鹤变得烦躁,“你不介意吧?”

“你这样有意思么?”云中鹤宁愿把洪思聪留在家里,“我走。”

只要房子里有自己养的猫,那就是他家了

有时候他都想问问自己从家里拿走的猫咪摆件,你们老大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洪思聪又回到了过去每天流连在酒吧夜店的日子

云中鹤打从心底厌恶那些胆敢接近洪思聪用带欲望的双眼打量着自己的宝贝的人,但自己和那些人有什么不同?他同样渴望着洪思聪,渴望触碰他,占有他,区别只在于他成功将洪思聪困在以婚姻命名的监牢里,并且为他逃离监狱寻求自由感到痛苦与愤怒

画地为牢却只圈住了他自己,荒唐

不听不看不问,云中鹤不愿往心上再割几刀,他没有立场要求洪思聪为他做什么,只能装聋作哑

同事碰得陌生人碰得,全世界洪思聪只有他云中鹤碰不得

连想也不敢想,剜心之痛莫过如此

心里明白是一回事 亲眼看见便又是另一回事

杀了他,他死了就再也不会离开你,更不会带其他人在你面前耀武扬威

他做不到,他一早就该知道的,既然下不去手,那不如做一些他一直想做的事

他发现自己早该这么做了,抱着累睡着的洪思聪,他才猛然意识到现如今他是只手遮天的妖管局云局长,他想要留住的,就必须乖乖待在他身边

你哪也别想去了,云中鹤强行分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

洪思聪讨厌被摸尾巴,而在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摸上他尾巴根的时候他的反感达到了极点,他试图挣脱反击却被身上的人轻松制服

云中鹤将洪思聪摆出正面朝下的姿势再强制性逼他把头转向自己,洪思聪穿的低腰牛仔裤被他拉低至尾椎骨以下露出整根尾巴和小半臀肉

他死死压住洪思聪,低头凑近他耳边问他:“喝酒好玩么?”手指在他最敏感的尾巴根部打转,“说啊,说出来就放过你”

之后洪思聪抽泣着骂他骗子的时候,他很享受

在洪思聪醒来前云中鹤仔细帮他戴上自己选好的耳钉,他才发现自己昨天晚上玩的有点过火,不过他不后悔,还剩一副耳钉,如果下次洪思聪还这么闹腾他不介意帮他戴在另一个地方

既然洪思聪不再爱他,他也学不会怎样摇尾乞怜,那么只能强行把他留下来了

评论(1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