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局长的秘密娇妻(七)

洪思聪篇

云中鹤篇(上)下等中饭以后再写

————————————————————————————

“喂?”云中鹤未经修饰的声音从手机另一边传来,洪思聪却不知道自己和云中鹤的这一团乱麻忽然间该从哪里梳理起

在他不算长久的沉默里云中鹤竟然还没有挂掉电话,这倒是稀奇,毕竟平日里公务繁忙的云局长是连几句话都没时间同他这个闲人说的。

洪思聪这边仍是没什么反应,云中鹤却急了,“洪思聪,说话。”

被云中鹤一下点出大半夜打骚扰电话的是自己,洪思聪心里慌了,不知道说什么的他本打算直接挂断装作打错了,却没想到云中鹤竟然还能认出自己早没在用的私人电话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洪思聪深吸一口气,“云局我有些事希望能和您商议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麻烦通知属下一声”

“明天中饭之前,你过来一趟”知道洪思聪一紧张说话就跟说贯口一样一股脑往外倒的习惯还没改,云中鹤倒感觉安心一些,至少这个洪思聪他还认识。

但他实在是痛恨洪思聪在连电话里也不肯放过他,不肯显示他们曾有过半分的亲密

自从他和洪思聪结婚以后,洪思聪就再也不一样了

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洪思聪一向对他是直呼其名的,只有在求他帮忙做这做那的时候才会软软糯糯的叫一声“学长”“师兄”,尾音拖的长长的,语调婉转上扬,湿漉漉的眼睛牢牢锁着他,害他不知道多少次丢盔卸甲的签下不平等条约

后来他进了妖管局,洪思聪跟他撒娇时也从“学长”变成了“云队”,再后来……

当你爱上一个人,连想到他都会微笑,在无数个找不到工作来麻痹自己的夜晚,云中鹤证明这是真的

兴许是自虐成狂,连想到之后的日子里洪思聪被他逼急了以为他看不见暗地里的咬牙切齿和偶尔冲动的回嘴云中鹤也能高兴起来,只要是因自己而起的情绪变化就好

所以他有时候变本加厉的为难洪思聪,只希望洪思聪能同他服个软,让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世上一切好的都给他捧来

明明只要像过去一样撒个娇,云中鹤就能把命都给他,可洪思聪从没向他屈服过,看着洪思聪因为他的刁难通宵达旦的埋头苦干甚至有时还要在外奔波,他更心疼

云中鹤不否认过去他的确厌恶洪思聪的纠缠,从一开始他默认洪思聪在身边就是为了利用他挡除不必要的麻烦,他知道洪思聪也明白为什么自己留下他,所以做的尽心尽力

事实证明一个人从习惯独行到身边少个人就浑身难受要不了多久时间,洪思聪明面上是治他孤独的药,暗地里却害他依赖成瘾,他试图戒断过,他断绝两个人一切联系,直到那天洪思聪在他宿舍楼下等他遇上下雨又忘了带伞,在明知道路过的人都会好心带这猫回去却还是冲下楼送伞给他的时候云中鹤才知道自己彻底栽了

他没想到在自己做好和他纠缠致死的准备之后,却是洪思聪先抽身离开,让他他在身后等着前面的人慢下脚步抽空回头看看

云中鹤的妖类母亲许是听多了人妖相恋的凄美爱情故事,非要偷偷溜去人界寻求自己的爱情,当年妖管局没有现在这些手段,云家也不愿意家丑外扬在背后做了些手脚,他母亲不但偷渡人界还同人类结了亲竟没有人发现

他的生父是个读过几年书的公子哥,长的端正擅长也讨女孩子欢心,某天遇见了他母亲,花言巧语的骗了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回去成亲

他本是万花丛中过的性格,但却被一抹非人间的绝色迷住了,不过寥寥见了几次就死活要同一个半点底细不知的女孩成亲,许诺对她一生一世好,开头的确是爱情

生活幸福美满,在怀上云中鹤以后他母亲决定和自己丈夫坦白一切,没想到一个妖字就把往日幸福全打破了

丈夫对她又畏又恨,只能把脾气发在赌馆和青楼,后来胆子大了竟然领了好几房姨太太回来

男人不敢对他母亲下手,便把对妖的恐惧抒发在他身上,挨打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母亲在思乡和对男人的爱恨交织中去世之后男人折磨他的手法更是五花八门

男人觉得云中鹤看自己的眼神里丝毫没有对父亲的敬畏与爱,啧,妖就是妖,他这样想,然后又把新想出的折磨这只小妖的法子付诸实践

在长达数年的折磨里云中鹤一直将翅膀保护的很好,这是唯一能证明自己体内不只有这个男人脏血的证据

一天时机成熟他忽的张开羽翼,终于引起了妖界的注意,带着母亲的遗物被送回了云家

云家人对他也不好,毕竟他是低贱的半妖,为了遮掩家丑他们把他丢在别院里任他自生自灭

云中鹤不在意,再大的肉体折磨也不能大过他之前在亲生父亲手下受过的,他有自己的路要走

云中鹤把内心封闭在蛋壳里,直到有一天一只猫固执的想要敲开它,他硬生生给蛋壳开了个口子,于是云中鹤想把他拉进来两个人窝在一块,但洪思聪是只喜新厌旧的猫咪,他打开了蛋壳,却发现内里没什么有趣的,于是转身离开去寻找下一个玩具

云中鹤忽然想起自己头顶的几缕白发,也算是那个男人留给他的纪念之一,他不爱别人提起这件事,洪思聪却喜欢的很,非要把自己头发也挑染了红色,云中鹤克制住了想揍他的念头,毕竟转念想想以后寻猫启事就好写多了

那发型洪思聪还留着呢,大概他真的很喜欢

云中鹤不知道洪家老爷子从哪里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从没有像这次被威胁时一样愤怒过,尊严对他而言重逾生命,但他也知道在面对绝对的权势压制的情况下自己只是任人宰割的鱼肉,细数他手上的牌,最好一张却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打出去的

洪思聪。洪思聪喜欢他,当时的他对这件事充满自信,但他绝不可能让他为自己出面

云中鹤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理想离开妖管局,更放不下身段向洪老爷子低头,他把自己困在房间里,只想找出个办法来

办法没来,门被人哐哐砸了

云中鹤打开门,却看见洪思聪站在门口,云中鹤心火烧的正旺,“有事?”

很久没被云中鹤这么凶对待过,本来气焰嚣张的洪思聪一下矮了三寸,白白担心某只鸟两三天,他瞪回去,“你手下说云队长上班不去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问我是不是把你绑架了,我打电话找你你也不回,工作狂也学会玩失踪了啊,早知道不管你了”他刚想踏进去没想到被云中鹤拦住了

知道洪思聪不是为了他爷爷的事情来的,云中鹤莫名松了口气,他最怕洪思聪知道这件事,无论他站在哪边云中鹤都觉得自己没办法接受

房间还放着他手里洪家的把柄,其他也乱成一团,有史以来最狼狈的自己云中鹤不想洪思聪看见

“你可以把地址给我属下,让他们来”

洪思聪这才想起来自己完全忽略了还可以这样,他一听见云中鹤可能出事了就傻了,回过神来自己早坐上了返程的飞机

“你不是应该去度假了么?”云中鹤忽然想起来按行程洪思聪应该昨天才刚到度假村,而现在他站在自己门口,西装上还难得带了褶皱,“担心我?”他一扫之前的阴郁,眼中世界在一瞬间变得美好起来

“鬼才担心你!是你手下哭着喊着求我来看看我才来的他们都快给我跪下了你知不知道——”他看云中鹤也没有请自己进去坐坐的打算,再加上云中鹤这副精疲力竭的倦怠样子惹得他心里难过,知道这时候只怕他最不想见自己“走啦,好好休息”他得去收拾敢欺负云中鹤的老头去了

云中鹤没送洪思聪下楼,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顺便去他大爷的玉石俱焚,他有一个更好的想法,比他这几天想出的所有两败俱伤的法子都要好

洪老爷子没想到云中鹤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果然这个自己乖孙子赞不绝口每天挂在嘴边还为他演了一出大闹天宫的后生也不过如此,为了表示诚意,他带了自家适婚小辈的照片,让云中鹤挑个顺眼的

照片最顶上就是洪小葱,云中鹤感觉自己太阳穴在跳动

“我要 洪思聪”五个字一个一个蹦出来,云中鹤心想被人攥在手里,他控制住几近窒息的压抑感却压不住颤抖的手指,终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摆脱枷锁放出名为欲望的猛兽,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可能!”老爷子急了,妖形一闪而过,云中鹤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递了个文件袋过去

云中鹤的要求撕破了对方的面具,他能看出对这些文件老爷子有些许不可置信,但火还不够大

“一年,一年时间够我让现任局长自己请辞,之后妖管局的工作会由我接手”他知道这正是对方需要的,洪老爷子是商人,只要他出价够高商人没什么是不能卖的

“洪家,也应该展现出相应的重视。”老爷子只后悔果然疼爱是不能露在面上的,换他是云中鹤也一定会选家中最受宠的孩子,这样才能保证不会被背后捅刀子,事已成定局,只能希望自家宝贝少爷可以傻愣愣的真以为跟所谓的爱情结婚了吧

其实要逼现任局长退位云中鹤原计划需要一到两年给局长留足面子,但他现在相当于上门提亲,不说的天花乱坠人他是带不走的

只能怪你自己在其位不谋其职,不能算我对不起你,钱局长

订婚后他再没见到过洪思聪,只听洪家人说他为了不和自己结婚什么疯招都使,对面想以此从他手里再掏些好处出来,他却没什么反应,直接将人赶走了

他知道洪思聪喜欢自己,不然谁能忍受他这么多年?但云中鹤不会承认他心底始终有恐惧萦绕,他害怕万一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怎么办?可笑,他怎么可能会会错意?洪思聪不可能不喜欢他,他缠了自己这么多年!洪思聪爱我,他只是……不想跟我在一起而已,云中鹤连欺骗自己都找不到借口

再见到洪思聪,是在洪家。不顾洪思聪就是为了不同云中鹤结婚才选择绝食,他父母异想天开的想让云中鹤帮帮他们

“开门”云中鹤端着洪思聪妈妈递给他的清粥

“学长?”洪思聪在房门里有气无力的回应,声音是声嘶力竭后的沙哑,两个字云中鹤却听出了无限委屈

“把门打开”他用诱骗的语气哄他

洪思聪开了门又风一样快跑回床上把自己用被子裹起来,他这几天连头都没洗,妆都没画呢!

“你来这么早干嘛”不对,他根本就不该来,完全影响自己给他争取权利

云中鹤和洪思聪一番斗争才把他从被子里翻出来。云中鹤小时候也挨过饿,可以说不让吃饭在他遭受的折磨里算是轻的,但他没想到原来看洪思聪被饿到消瘦比自己挨饿难受百倍,这才是真正的酷刑,他揉了揉洪思聪堪比乱草的头发,把他搂在怀里一勺一勺将有些凉了的粥慢慢喂给他

本就没什么精神还跟云中鹤闹腾了半天,吃饱喝足的洪思聪觉得云中鹤怀里太舒服了,他靠在云中鹤胸前双眼一闭,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云中鹤心里原本像雨中浮萍一般惴惴不安,但洪思聪的表现对他如同定心丸一般,一个这么依赖他的人怎么可能不爱他?

没有生物比飞鸟更懂得自由的意义,云中鹤猜大概洪思聪是不满他们强行安排他的未来才这么折磨自己

我不会再逼你,云中鹤想,反正婚已经订了,之后他愿意一切细水长流,按洪思聪的意思走就好

想起来两个人好像连手都没牵过,云中鹤牵起洪思聪的右手吻上两人交叠的手指
这只手在不远的将来会留下专属他们两个人的标记

下一个吻他思虑再三,还是亲在了洪思聪脸颊上

等你睡醒,我有很多话想和你慢慢说

————————————————————————

还有下,云总的好日子还远呢
告诉云总洪思聪在家闹翻天的是洪喵派的人
知道云总的反应以后喵喵才决定跟家里死杠到底的_(:з」∠)_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