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局长的秘密娇妻(五)


先婚后爱梗!
已经变娇妻但是现在两个人还没谈恋爱呢
这章应该叫洪思聪篇云中鹤篇写到一半觉得还是不一起发比较好
有有名字的炮灰出没预警!出轨未遂预警!
——————————————————————————————

后来因为他多次英雄救美的光荣事迹,云中鹤感激涕零芳心暗许然后就果断以身相许现在两个人婚后生活无比和谐,他说往东云中鹤不往西,他要摸狗云中鹤绝不帮着白纤楚偷鸡——

至少洪思聪是这么和小白和贾冰冰说的

可惜几位闺蜜明显一脸“编,你继续编”的八卦表情

和自己暗恋的校园男神在一起,而且一毕业就结了婚,最最最过分的是如果不是洪思聪生日那天大家想给他个惊喜没打招呼直接去他新家正好撞上云中鹤,所有人都还被他瞒在鼓里

“长本事了啊你,谈恋爱不告诉我结婚也不告诉我是不是要等你俩孩子满月酒再请我啊?几十年感情谁都不说也应该通知通知我啊!”白纤楚使出了她对付洪思聪的绝技:捏你胖脸

“这你就不对了小白,他们俩都是公的更何况还有生殖隔离呢不过你说要是洪小猫真能怀上是胎生还是卵生啊?”洪小喵怒视着莫名学术起来的贾冰冰掏爪子就要挠她,凭什么就是我怀啊喵呜!

“疼疼疼疼疼!小白放、放开,我妆给你弄花了”洪思聪废了吃奶的劲才把自己从白纤楚的魔爪之下解救出来,手慢慢按揉双颊,“脸都被你拉大了”可惜洪大少爷碍于小白淫威只敢小声嘟囔。

洪小喵心里苦洪小喵不敢说

他也想和小白分享自己的喜悦呀!可是压根没有!他总不能腆着个胖脸告诉全天下他洪思聪逼着妖管局最风光的青年才俊政治联姻吧!!

其实这样除了丢脸也没什么,反正云中鹤也不能更讨厌自己了

洪思聪发现自虐次数多了心痛都能带来快感,真神奇。

洪思聪过去喝醉了和小白他们吹牛逼的时候就常说,他觉得自己超脱了,大彻大悟了,深刻体会到爱不是占有它是放手它是默默守护,虽然每次都被贾冰冰吐槽说他比自己这个学戏剧表演的还酸,但是洪思聪想想自己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跟云中鹤关系最好的那几年美好的大学时光里,云中鹤也不是没谈过恋爱,可他还是该怎样就怎样,这大概跟他怎么喜欢上的云中鹤有关。

虽然第一次见面云中鹤就把他给救了,但他也只是对这个铁面执法者有好感而已,要说真正让他死心塌地喜欢云中鹤,还是在他托人搞到云中鹤资料以后。

云中鹤实在太出色了,出色到无论谁看完他的简历都会爱上他,洪思聪也是其中一员,洪少爷从小到大没崇拜过几个人,而第一位就是云中鹤。

当时正值青春期,少年人总有那么一股谁也不服的傲气,看人简历上厉害心里还要补上一句没准是造假沽名钓誉呢,带着眼见为实的不服输心理,他又一次溜去了云中鹤的执法现场。

用原型偷偷摸摸躲在墙缝里偷看,洪思聪左右肩各站一个小人,左肩说“喔噻你看他的动作多潇洒!简直行云流水”,右肩说“再厉害还不是要用枪,我看也就这样”

左右肩正吵的火热,忽然逃犯白虎从对面屋顶起跳想要逃跑却正好选了洪思聪藏着的这个角落,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云中鹤嗖的一声冲到洪思聪面前跳起来猛地展开双翅扇起风刃将白虎拍在地上

在洪思聪眼里,黑色羽翼遮天蔽日。

洪思聪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云中鹤自然也没有发现他,他和妖管局队员们立刻带着白虎离开了。

右肩:“花擦好帅!”

左肩:“帅爆了好么!小哥哥救了我两次我俩一定是前世有缘命中注定要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

还是猫态的洪思聪很神经的狠拍自己的左肩,“喵呜喵喵!”救的是我!

从开始他对云中鹤的感情就充满崇拜,对他而言喜欢云中鹤就像在追星,他理你是恩典,他恋爱你必须祝福加保驾护航,哪里有表达不满要求更多的资格?

在蝙蝠小姐那件事之后他发现了自己新的用途:帮云中鹤把那些逼迫他的人赶走,他做这个可以算是尽职尽责,现在的他只希望能一直帮云中鹤赶走这些苍蝇,看着他一路走下去,走的更高更远,用现在的饭圈话语来讲他几乎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云中鹤事业粉

像骑士赶走觊觎公主的恶龙,可最终骑士还是变成了恶龙

脑补云中鹤穿着公主的长裙,洪思聪不禁笑出了声,可能他笑的太厉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白纤楚觉得自己有病的发小可能是病情又严重了,打算一巴掌扇他背上让他冷静冷静,刚抬手还没蓄力她的傻蛋发小忽的站起来了,几天不见变敏锐了?

“老鸟还在家等我回去吃饭呢你们继续回家独守空房吧不用送了回  家  啦~”洪思聪动作浮夸的走出店门,走之前还抽走了这家店的大半盒抽纸。

洪思聪当然是骗她们的,别说等他吃饭了,自从他们俩搬到这房子里住以后云中鹤就没回来过几次,他升了局长以后更是天天睡着办公室里,也不知道是真的工作狂还是单纯不想见他。

本来洪思聪心里也有数两个人认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感觉就是没戏呗,他早认命了,可云中鹤实在太优秀,优秀到洪家也想要他。

洪思聪不知道自己爷爷是怎么威胁他又是拿什么威胁他的,反正最后云中鹤还是不得不低头,只能答应和洪家联姻。

本来按说这种事怎么着也轮不到洪家大少爷的,但偏偏洪思聪是洪家长辈们的心头宝,他的风吹草动洪家调查的一清二楚,他对云中鹤的心思在洪家也算是人尽皆知,洪家老当家大手一挥,说看这两个小辈配的很就他们两个了,两个男妖在一起省的以后有孩子云中鹤反过来威胁洪家,毕竟妖类一旦结婚再难离婚,擅自离婚还会遭天谴,这种结婚即绑定的关系没有孩子会更好。

洪思聪也不是没反抗过,一发现洪家老爷子派人接触云中鹤,他回去就和老爷子发脾气从下午吵到深夜谁也别想睡觉;云中鹤低头同意结婚,他转身回家把家里砸了个稀巴烂;老爷子告诉他让他和云中鹤结婚,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闹绝食;可不管他怎么闹,老爷子只说正好让他减减肥结婚好看。

打小在洪家长大,洪思聪比谁都明白什么掌中宝心头肉在碰上利益的时候通通都要滚到一边去,无论怎样他都改变不了既定事实,卫衣能做的只有给云中鹤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他饿了自己四五天,得到的就是一个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云中鹤和洪家关系的保证,得到一个会向所有人保密云中鹤“另一半”的承诺,他已经尽力了。

他怕云中鹤心里不痛快,所以虽然买房对洪家来说是小钱但他坚持洪家只出首付,之后的房贷由云中鹤和他两个人自己付,可惜告诉云中鹤他的小算盘时他只得到一句话和一个冷笑,“你这样,有意思么?”

他一点也不想一个人住在这个又大有空的房子辣,他是猫,他需要人关心需要人爱的,就算是人界的铲屎官也不会把自家猫咪天天丢在家一只猫独自生活啊,这是赤裸裸的虐猫!

可他也没地方去,连告诉别人自己过的一点不开心也不行,朋友面前他要面子,家人面前他怕自己这些亲人对云中鹤不利,跟云中鹤抱怨那也太丢人了……

最痛苦的是身为一个已婚好几年的成年男子,不壮年男猫,他、没有性生活!!

这些年他就算脱光了和女生躺一个被窝撑破天也就是盖棉被纯聊天,和其它男性发展点什么他就觉得对不起云中鹤,婚内出轨活该脱轨,况且云中鹤以外的人他也看不上眼,每每在夜店打扮的骚断腿结果连别人请的酒他都不敢喝,最后照样灰溜溜回家独守空房。

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洪思聪是认真打算随便带一个路边开房去,要带人回家他还是有心理障碍。

坐在角落里喝闷酒没几分钟就有人给他点了杯酒,洪思聪乐了,抬起头想看看哪位这么有眼光,一看,还是位熟人,帝都小分队的队长东北虎陈山啸。虽然分管辖区不同但在妖管局大楼里两个人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算他今天时运不济当着同事面他也不好意思找炮友,把酒推回给陈山啸他就准备取车回去了,没想到陈队长接住酒的同时紧抓住他的手,两只手重叠把酒又送回到洪思聪面前

“我请喝酒,洪队好歹给个面子”,他借势整个人靠近去闻洪思聪的脖颈

洪思聪不习惯和他这么亲密,他使劲想把手抽出来可陈山啸握的实在太紧,猫的力气又难以和老虎争锋。

他只能顺着陈山啸的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么多年只有他调戏人没有人调戏他,他得反击

洪思聪用刚被陈山啸放开的手在他掌心一圈一圈的轻画,鞋尖在他小腿外侧缓慢摩擦,另一只手轻轻一用力,陈山啸的头直接靠在他肩上,陈山啸慌了急忙向后退了一两步

“酒是好酒,不知道陈队以为这味道好不好闻?”洪思聪脸上挂着他标准的猫儿笑,嘴角上挑伴着他本来就姣好的唇形活脱脱一只小猫

洪思聪看陈山啸呆愣的反应就知道他对自己有点意思,你看看人家陈队品味多好,某些人当初当帝都分队长云队的时候怎么眼光没这么好,洪思聪越想越气,也没心情和陈山啸再废话下去,“做不做?”

对面人还懵着呢,这种发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不过时间不等人,本打算先去取车再来接他可看洪思聪今天的状态不太对他即担心出事又担心人跑了,就牵着洪思聪一齐去了车库寸步不离守着

“你不知道,我刚见到你的时候我说这是从哪来的奶娃娃啊,”洪思聪打从上了车就一言不发,陈山啸也没办法,他就只能一个人唱独角戏

“好家伙一分配就当队长,云总当年也就这样吧,”陈山啸看洪思聪听到云中鹤脸上倒是有了点反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虽然魔都小分队比我们帝都分队是差了点,诶你别瞪我我对你可是半点意见都没有”

洪思聪听着身边说话一股大碴子味的家伙叽叽喳喳就为了逗自己,他发现大事不妙,陈山啸这家伙不是想做炮友是想做男友啊

到了洪思聪一早订好的酒店,电梯里东北虎还是不消停,“我去房你都开好了,得亏你今天遇见的是我要是碰见坏人你咋办你说”

世界真奇妙,他们应该高冷的猫科动物这么聒噪,而鸟本应该整天叫个不停云中鹤却高冷的不行

洪思聪听着陈山啸这么絮叨,还没怎么着就已经这样了,要是真发生点什么他怕明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两个在交往
好吧他就是怂了怎样!云中鹤可以对不起他,但他作为纪律部队的一员不可以知法犯法

洗完澡出来陈山啸想先抱着洪思聪温存一会,他从背后抱着只着浴衣的洪思聪,试图用牙齿在他肩颈标记自己的领地,陈山啸可以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与抗拒,接下来迎接他的就是一个完美的擒拿

“哥哥哥你是我哥!放手!!”
“祖宗!方向反了!”

“我看咱俩今天还是算了吧,”他甩甩手,“哥哥看你今天不高兴,来跟哥说说咋地啦?今天你也太安静了我都受不了了 ”

“我告诉你哥给人解惑可厉害了人生导师级别的平时你还碰不上呢今天心情好帮你分析分析 ”

“不然哥给你开个头先说道说道,”陈山啸痛快往床上一坐,“你记得咱俩第一次正式合作不?你肯定记得那是你第一次带魔都小分队出任务呢,当时整个一生瓜蛋子差点把自己搞死,哥都差点被你吓死你知道不?”

这件事对洪思聪来说最是刻骨铭心

他当时刚毕业没多久,当然也刚结婚没多久,也就是那时候云中鹤正好接退休的老局长的班成为代理局长,总领这次任务。
那是件大案子,妖管局最主要三个小分队一同行动,而他因为是新官上任加上魔都分队一直业绩不佳只负责殿后,可是他当年年轻气盛,又希望云中鹤对自己刮目相看,所以拼命想表现自己,结局就是任务差点失败他也受了轻伤,要不是云中鹤来的及时他肯定小命不保。

就在大家忙着做收尾工作时,当着三个小分队妖管局当时几乎所有骨干的面,云中鹤下死劲扇了他一巴掌,当场嘴角被打到出血,人没站稳摔倒在地,他猫生第一次挨打就是这巴掌。

感谢严重的耳鸣现象,后面云中鹤教训他的话,什么冒进、不自量力之类的他都听不见。

耳鸣的症状稍稍减轻一点他坐在地上听见了那句有时候晚上做梦都能梦见的话

 “纨绔子弟,难成大器”

洪思聪想那应该是自己这辈子丢人的巅峰了,谁让云中鹤说这句话的语气和眼神让他彻底崩溃的,疼痛伴着过去一段时间受的委屈一起爆发,最后全部变成决堤的眼泪,他控制不住的泪崩给那一天画上了悲惨的句号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你哭啥呢,看的我可心痛了那时候恨不得替你挨骂呢”陈山啸看见洪思聪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怕是又说错话了,“怪哥嘴贱啊哥帮你揍这张嘴——”

“能麻烦陈队送我回去?我想回家了。”

“行行行你是我大爷你说啥都行,”听见洪思聪嗓音里隐含的沙哑陈山啸吓着了,赶忙跑去卫生间把衣服换好送他大爷回家

“你家,挺冷清啊,”洪思聪的外表和平时待人处事看起来不像这么冷淡的人呀?身为可能是妖管局第一个来探访洪队家的妖,他有一点莫名的小兴奋

走入一个人的家就走入了一个人的心,陈山啸觉得在这里表现够好了解的够深入自己赢面还是很大的,不过好像洪思聪不愿意让自己在这多待一会?这猫明显已经开始赶客了

打着可持续发展的想法,陈山啸打算最后沾点便宜再走,他将洪思聪压在沙发靠背上想把吻落在他脸颊上

吻刚被洪思聪躲开他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转头云总就站在门口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凝视,被死盯的陈山啸还在搞办公室恋情被领导发现的刺激当中没缓过来。

洪思聪仿佛又听见了熟悉的爆炸倒计时,不过这一次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云中鹤就又一次展开了他熟悉的羽翼——

云中鹤用翅膀将陈山啸揽过去还没动手洪思聪就扑了上去,他用另一边翅膀把洪思聪扇回沙发,再刮起一阵风把陈山啸扔出去顺带在关上门,要不是下一个被收拾的是自己洪思聪都想变身迷妹脸给他鼓个掌

毕竟谁发现自己另一半在相识那一天带别人回家情绪都会比较难控制的对吧……

下一章先上惩罚play再更云中鹤视角比较连贯
云总其实可好了

评论(2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