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噜

局长的秘密娇妻(三)

        

一章分成两章了……小学生文笔预警!

————————————————————————————————

聪少爷,小葱出事儿啦!现在人就在局子里呢您可快点吧要出猫命了啊!”

妖精也要过暑假,和所有正常人妖不一样,洪思聪是不大乐意回家的,他一回家就有各种无聊的酒会聚会等着他,这些还不如包个酒吧喝一晚上有意思,明明已经是他的第二个暑假,可这聚会好像永远办不完。

今天洪思聪又被他妈拉到酒会上当雕塑,不断有妖左一个右一个的上来和他打招呼,可洪思聪看遍整个会场这些他父母嘴里的青年才俊没一个能比得上云中鹤翅膀上一根毛的。

在送走一个一看就是幼女的小蝌蚪之后终于一个电话解救了他,家里小辈出事了,完美的正当理由,叫上司机他就坐车往妖管局赶。

出事的是他家一远房小辈,叫洪小葱,明明算年纪比洪思聪还要大上两岁但按辈分他还得管洪思聪叫声小叔。

妖管局管辖范围很广,不但管辖妖精和人类的交流还负责妖界的治安,为了培训出全面的人才云中鹤这些预备人员都会在各个职位上体验一段时间,这个暑假云中鹤就被分配去维持妖界治安。

目前云中鹤正冷着脸站在他们分局的局长面前挨训,这是极其不常见的,云中鹤工作能力超一流一直是分局长的心腹爱将,分局长甚至考虑过要在云中鹤毕业之后立刻把他抢来他们分局工作,就是他这脾气迟早惹下大祸——

“云中鹤!你脾气不好我知道,之前那些人你打就打了我帮你兜着,现在你是无法无天了啊!啊!洪家的人你也敢打,你看看你把人打的,至少一二级伤残啊!”

“他自找的——”

“你别跟我这顶嘴!洪家马上派人来提人,到时候人一看让你给打成这样咱俩一齐滚蛋!!都别干了干个球啊干!”

“我还真就不怕他们!大不了记过撑破天开除还能那我怎么样!?拘捕还袭警打死他都是我占理!”云中鹤随手抓起沓纸往地上狠狠一摔撑开翅膀准备直接飞走,就在这剑拔弩张的一瞬间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局长调整了语气,云中鹤的同学兼同事狐狸精探头进来,“局长,云队,洪家人到了,你们再怎么吵是不是也要先见见人家再说?”狐狸精使劲向云中鹤眨了两下眼。

云中鹤看狐狸精从之前差点吓回原型到像得了眼疾的样子就大概猜到来的人是谁,但他还是存着一丝希望。

转身下楼梯的那一瞬鸟类与生俱来出色的视力已经帮他捕捉到他此刻最不想看见的人的身影。

洪思聪前几天刚去做了发型染了个红头发,为了气他妈他外套了一件粉色花西装,白衬衫扣子解到了第二颗,再往下一颗白衬衫直接变深V,出门前还特地选了最骚气的一款香水,现在他这形象站在妖管局里活像刚是刚刚被扫黄组带回来的。

狐狸精在车上跟他把事情原委都说了,所以在他看见云中鹤收拢双翼扶着楼梯把手慢慢走下来的时候,在场观众有幸欣赏了一次我国传统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剧,变脸。

云中鹤看见洪思聪气质由夜店咖瞬间转变成乖巧脸的时候是想笑的,洪思聪在他面前乖的不行,不过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洪思聪的光辉事迹他也有所耳闻,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直观看见不把自己打扮成乖乖仔的洪思聪。

云中鹤不想见洪思聪,准确说云中鹤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到洪思聪,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在想到洪思聪会知道一切的时候感到不止一丝的……难过?他不明白。他的确是很在意自己的风评,只有长时间相处的同班同学才知道他可能性格不太好。
但学校里没人知道他不只是是性格不好而已,他是暴虐,童年的不幸给他带了了深入骨髓的印记,这些痛苦只能通过暴力才能抒发,暴力与血腥能让他内心兴奋到颤抖。

用人界的话来说,他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这件事虽然云中鹤尽力在同学面前隐藏起来,但是不少人,比如和他同事的这几个同学都知道这件事,他也不在意,可洪思聪是不同的,他希望在洪思聪眼里他永远是完美的学长,他的秘密他的缺陷洪思聪没有必要知道,最好永远别知道。

大抵在崇拜自己的人面前所有人都想保持一份尊严吧。

洪小葱吸猫薄荷吸高了在路边抓着过路的女妖要扒她衣服,女妖反抗被他往死里打了一顿,施暴过程中被云中鹤的队员发现,队员上去阻止也挨了打,幸好云中鹤及时赶到,几分钟后其他队员到了只能给洪小葱打急救电话。

云中鹤自认对洪小葱的处理问心无愧,可是洪思聪一出现,他莫名感到慌张。


分局长本来打算和洪思聪套套近乎让洪思聪放过云中鹤,结果他还没开口他供着的小祖宗先张了嘴:“头发变了。”

他发现小祖宗之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忽然收了几分,你小子也知道怕!可惜只怕是晚了,分局长遗憾的想,他再转过去一看,洪思聪“嗖”的一声窜到云中鹤身边双手挽着他,用头发轻轻蹭了蹭他下巴,不无炫耀的问“怎么样?好看吧,专门找小白他干爸定制的”

这是什么情况?分局长看着一脸求表扬求顺毛的洪思聪懵了,说好的小霸王呢?现在的二世祖还能不能行了?

云中鹤没搭理洪思聪,也没把手从洪思聪怀里抽出来,他就着这个姿势带洪思聪去拘留室看洪小葱。

太近了,他想,洪思聪衬衫上扣子解到了第二颗,视线略微一扫他就能看见洪思聪松散衬衫里的风景,在洪思聪身上他还闻见几种不同的香水味,怕是只有贴身才能染上的怎么清楚,这只猫这样是刚从哪儿来?他也闻见了淡淡的酒香,酒吧么?

他想到洪思聪来之前和别人的接触,肆意的手,交错的腿,紧贴的肩,还有肆无忌惮的目光……酒吧里可没有坐怀不乱的君子,如果洪思聪没有来妖管局今晚他会去哪?一切的想象点燃了云中鹤心里的无名火,有一瞬间火甚至吞噬了他的理智……认识洪思聪以后他越来越易怒,不过像之前的无数次,他成功把怒火压了下去。

妖管局的拘留室条件很是差劲,铁栏杆隔开一个个小空间,一个小隔间里就要装七八个人,洪小葱生平第一次住的这么差 ,还被一只鸟打成这样,他心里憋屈的慌,幸好他的跟班聪明,给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叔打了电话,在洪家他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洪思聪可是正经洪家的亲少爷,从爷爷到父亲他们一家人的心头肉,洪小葱和洪思聪打过几回照面自认也算是熟悉,他还被人打的缠了一身纱布,就不信洪思聪整不死那只鸟——

他的复仇大计没构思完拘留室的门就忽的打开了,洪思聪大步走了进去,洪小葱站起来冲他大喊一声:“小叔!”音还没落下洪思聪抬手“啪”一巴掌直接把他打的踉跄后退靠着墙才勉强站住。

洪思聪没有停手,他转手又是三个清亮的大耳光,洪小葱被他这么一打自然反应想要还手,刚亮了指甲肚子就又挨了一脚把他踢的不由自主蹲下身,

“强奸未遂还他妈敢打人,还学会袭警了”洪思聪边骂边狠狠踹了洪小葱几脚,准备继续揍下去的他被分局长给死命拉住,他自己也觉得差不多了,反正他打狠些也是为了到时候家里长辈问起来他可以把全部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就说全是他打的和其他人没关系,这样撑破天也就是他挨揍加禁足而已,只要不牵连云中鹤万事大吉,其他都是小事。

“这事你们处理的对,这小子就关在这等判我看谁敢保他出去,受伤的人的医药费我全包。”

分局长听见洪思聪的话心才跳回胸里,有保证他也就有了底,不过礼数还是要周到“妖管局怎样医药费还是出的起的,这次我们也有不对,不知道我们怎么补偿才好?”

洪思聪扯了扯云中鹤的衣袖,笑着回答分局长的同时偷偷瞄云中鹤,

“要补偿的话,不如局长让云队请我吃个夜宵啊。”


“又吃烧烤?老板,二十串小黄鱼五串猪腰子一瓶啤酒谢谢”

每次都被洪思聪讹来吃烧烤的云中鹤已经有了自动点餐功能,反正每次都是洪思聪吃烧烤,他喝茶,洪思聪喝酒,他喝茶,分工明确。

评论(10)

热度(83)